不再卖房的未来

一)万世不易的财富

我想,关于“卖地”这种事,有关部门的某些人,悔得肠子都青了吧。

1992年之前,中国卖的是“永久”使用权。

中国最早的一批房产证,叫做“房改房”。对于房改房来说,是没有“使用期限”的。

你如果翻鞍山新村,杨浦新村一些老房子的产证。上面是没有“有效期至xx年”这项的。

这些房子,默许是无限年的。

因为众人众所周知的“70年使用期限”,并不是亘古有之的。

在1992年之前,中国所有的房子,默认都是“无限期”。

1992年之后,才开始拍地。才开始有市场化的土地供应,才搞出了“70年批租”。

对于工人阶级手里的“房改房”,你自然[……]

继续阅读

时寒冰:鸡蛋、原油与通胀信号

2017年年末,伊朗突发动荡,骚乱毫无征兆地从伊朗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爆发,迅速蔓延到全国。骚乱的直接导火索,是鸡蛋、肉等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物价的上涨。随着动荡的蔓延,民众的诉求也越来越复杂。但追根溯源,物价上涨是这场动荡的直接导火索。

我此前在微课堂中讲过,伊朗是中东的产油大国,其动荡将直接推高油价。油价的上涨还将引发连锁反应,油价上涨将推高物价,加大通胀压力——这当然不仅限于伊朗。

2018年,在美联储加息和缩表一起向前推进的情况下,又加上了美国大规模减税政策的全面实施。

这种力量的组合在过去并不多见。

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美联储单纯的加息和缩表所能持续的时间将受到[……]

继续阅读

何清涟:开动印钞机——中国应付高负债的法宝

中国每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按惯例都要发布报告。而报告中提到的一些政策方向,基本都会被解读成明年的经济政策要点。本次会议的第一重点是提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这一说法,明确表示今后习将在经济领域负全面责任,主抓经济工作的总理将成为配角。第二重点就是预告明年的经济工作将是“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削减工业产能过剩、控制货币供应,以及一些中国最近采取的其他举措,但对中国债务激增问题,只提到控制地方政府债务,近年来中国企业的高负债几乎未曾提到。

中国危险的高负债

但熟悉经济的专业人士都知道,如果不将控制债务当作明确的目标,控制货币供应,亦即“管住货币供给总闸[……]

继续阅读

次次都上当,次次不一样

​​ 大佬们已经说了,2020年收入要比现在翻一倍(货币面值)。

咪蒙今天说她保证50%,不达到就退钱给你,真是太没诚意了,简直是不给上头面子,建议去团工委基层党组织学习下19大精神。

这个套路其实早被互联网玩烂了,首先是有一大部分是不符合退钱条件的,再一个就是免费吃利息。

最早的有那种199元情侣保险,三年后如果买保险的情侣两个人结婚的话,就送你999朵玫瑰,不能早于三年结婚,也不能分手晚于三年。

还有就是各种朋友圈喜闻乐见的1块钱拼iphone,1块钱拼床上用品之类。各种条款会在最最角落的地方告诉你拼团是有概率的,不是所有人都能拿到奖[……]

继续阅读

中国经济已陷入“隐性通胀”

作者: 孙骁骥

中国的官方最近公布了新一期的通货膨胀数据。根据统计,在2017年10月,消费者物价指数增幅为1.9%,比前一个月的1.6%略有上升。在具体项目中,通讯、交通、家庭服务类商品涨价最快;而非食品类的消费物价上涨较快,为2.4%,而食品类价格则下降了0.4%,猪肉、烟草、鲜果类价格均有不同程度下降。

非食品类消费品上涨速度较快,这似乎也符合目前国家发展消费服务类产业的趋势。消费类商品的价格上涨也带领中国的平均物价增速从近年来的最低点开始往上攀升。

事实上,如果我们从今年一月来看,这已经是物价指数连续九个月上涨。物价增幅的触底反弹释放出一个趋势讯号:在中国沉寂了许久的[……]

继续阅读

常态化的低通膨正是改写传统的经济理论吗?

作者: 易宪容

菲利普斯曲线是传统经济学教科书的一条经典,它表明失业与通货膨胀存在一种交替关系的曲线。通货膨胀率高时,失业率低;通货膨胀率低时,失业率高。此理论是由新西兰经济学家威廉·菲利普斯于1958年在《1861-1957年英国失业和货币工资变动率之间的关系》一文中最先提出。此后,经济学家对此进行了大量的理论解释,尤其是萨缪尔森和索洛将原来表示失业率与货币工资率之间交替关系的菲利普斯曲线发展成为用来表示失业率与通货膨胀率之间交替关系的曲线。

但是,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以来的现实经济生活发生了巨大改变。比如近年来美国就业率逐渐上升,失业率下降到近20年来的最低水平,但通货膨胀率[……]

继续阅读

陶冬:通胀哪里去了?

2014年成为美国联邦储备局主席后,耶伦坚定地告诉世界,美国劳工市场接近完全就业,工资上涨会加速,所以美国货币当局需要加息来应付即将到来的通货膨胀压力。耶伦是历任联储主席中学术造诣最高的经济学家,但是通货膨胀的走势却和她的预言相反,耶伦不断说“这是短期过渡性现象,再等等”。

耶伦把头发都等到全白了。2014年2月至今,美国的非农就业人数总共增加了超过九百万人,失业率由6.7%降至4.4%,但是核心CPI通胀曾经是1.6%,现在是1.7%,仍然没有达到政策目标2%。颇具讽刺意义的是,决策者更关心的核心PCE通胀,耶伦上任时为1.41%,现在快要离任了数字仍是1.41%。

这两代投资者[……]

继续阅读

处处闻涨价,却不见通胀?

作者: 时寒冰

近来,涨价之声不绝于耳,不妨略举几个报道的片段:

钢材涨价。2017年上半年,钢协会员钢铁企业平均钢材结算价格为3325元/吨,同比每吨上升1095元,升幅为49.10%。钢厂吨钢利润超千元。但“仍然低于煤炭采选、油气开采等行业。”

煤炭涨价。“现在的情形是有钱还不一定拿得到货。”一位煤炭经销商表示,现在北方港的煤炭价格近乎疯狂,目前都看涨煤价,捂盘惜售的情况比较普遍,不报价不出货坐等煤价突破700元大关,这样更加剧了市场煤的紧张,部分下游用户四处找煤。

药涨价。2016年我国医药工业规模以上企业利润总额增长15.6%,而原料药行业增长了25.9%。在主[……]

继续阅读

刘煜辉:难见“烟花易冷”

深入骨髓的“胀”

这是那种深入骨髓的“胀”。

没有什么比债性世界的交易状态更能衡量中国真实的“胀”。

去年我们讲债的交易策略叫,“从交易趋势到交易波动”,去年头十个月还可以这样讲。但最后两个月的状态来看,交易波动实际上也是没法做了。10月24号开始的六个交易周将过去两年半的升幅全部跌掉,有点溃败如斯的意思。价格上还其次,关键是信用债市场的流动性从此一蹶不振,事实上的耗散状态。意味着价格的远景晦暗。闷在里面了。

更多人愿意理解为金融整肃,金融去杠杆,妈妈的心变得“坚硬如铁”。离不开这方面的因素。但促成妈妈转向的,一定只能是宏观周期的深刻变化。

中国的“胀”事实上已经[……]

继续阅读

市场开杀戒 很多人破产是避免不了的

作者: 叶檀

上午我妈去医院看病,挂号费已经从两年以前的16元上升到22元,升幅37.5%。

这个涨幅刚好跟去年至今的原材料涨幅相似。根据国家统计局《流通领域重要生产资料市场价格变动情况》数据,从去年10月上旬到今年1月上旬,电解铜、螺纹钢、焦煤、焦炭等多种商品价格均出现20%至37%的涨幅。制造业承受不了如此上涨,终端价格一定会上涨,产品没优势、没办法提价赶上成本增速的企业一定会被淘汰出局。

货币购买力事实上在下降,如果汇率继续下降,意味着内外双重贬值。

受到贸易、国际压力、关税等压力,外部贬值空间有限。3月10日,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今年汇率会比较稳定。2015年1[……]

继续阅读

陶冬:全球通货膨胀风险

2017年注定又是黑天鹅横飞的一年。特朗普乱政、金正男遇害已经发生,欧洲政坛变局、叙利亚战乱、伊朗选举,属于已知的风险;笔者认为通货膨胀则算是今年未知的风险之一。
近月,美中欧日通货膨胀出现了全方位的上升。通胀源头不尽相同,通胀力度各不相同,市场对此的反应却颇为一致,没有予以重视。
美国的通货膨胀症状最明显,工资、租金、医疗成本同步上升,服务业通胀明显。制造业通胀则受到强美元的抑制,暂时不成气候。美国的经济复苏快过世界其他地区,劳工市场在危机后曾经沉寂多时,不过近年也明显加快步伐。笔者认为美国已经接近完全就业状态,劳工需求的进一步增加无可避免地会拉动工资上扬。特朗普的财政刺激政策和制造业重[……]

继续阅读

全球大通胀

作者: 时寒冰

不知不觉中,大通胀已经到来。

许多国家都已经置身于大通胀之中。

根据2017年1月的初值,欧元区调和CPI同比从2016年12月的1.1%大幅跳升至1.8%,是2013年3月以来的最高值。美国通货膨胀也在上升。

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1月CPI同比上涨到了2.5%,创下2012年3月以来的最大涨幅。美国的态度非常明确:加息抑制通胀,按照耶伦的说法,就是加息宜早不宜晚。

印度商务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印度2017年1月批发物价指数(WPI)同比增长5.25%,增速创2014年7月以来新高,超出此前经济学家预期的3.89%,以及前值3.39[……]

继续阅读

通胀快到了,16个省份固定资产投资超过GDP

作者: 叶檀

通胀压力上升,货币购买力下降。

1月份CPI同比上涨2.5%,PPI同比上涨6.9%,都超过了市场预期。CPI同比涨幅创近三年以来的最高水平,PPI创下逾五年来的新高。如果不是2016年年初CPI权重调整,CPI增速比2.5%还要高。

房地产今年不可能是投资热点。最近,房地产再遭打压。2月13日晚,中国基金业协会通过官方微信发布4号文,禁止通过私募资管计划投资16个城市的房产项目,房地产市场交易量低迷还会持续。这16个城市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厦门、合肥、南京、苏州、无锡、杭州、天津、福州、武汉、郑州、济南、成都,基本上涨得快一点的热门城市被一网打尽。[……]

继续阅读

《经济观察报》原材料涨价与环保风暴:家电业面临艰难时刻

“铜在吼,铝在叫,镍在笑,锡在跳,塑料在咆哮,纸价格万丈高……”这条改编自歌词的段子,去年下半年开始在制造业的朋友圈里流传。尽管形容得略显夸张,但这反映了制造业企业家们最近所面临的成本压力。根据国家统计局《流通领域重要生产资料市场价格变动情况》数据,从去年10月上旬到今年1月上旬,电解铜、螺纹钢、焦煤、焦炭等多种商品价格均出现20%至37%之间的涨幅。

这给下游制造业的企业家们带来了压力。高跃平是东莞市金鸿盛电器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的董事长,负责移动式空调的生产制造。2016年的10月份,高跃平的公司在广交会签下了不少出口订单。但随即,便迎来了铜、铝、塑料等材料的涨价风暴。高跃平告诉经济观[……]

继续阅读

陶冬:通货膨胀开始拍门

两个月前,当听到空调厂家酝酿着双位数涨价时,笔者便意识到通货膨胀即将要升温。12月份PPI同比上涨5.5%,凸显出这轮通胀的源头;同月CPI回落至2.1%,其实是被暖冬下蔬菜价格回落所掩盖,非食品类物价持续升温。

笔者从事金融业经济分析二十余年,上一次白色家电出现双位数价格上升,还是在职业生涯的早期。与上次不同,这次价格上升纯粹是成本拉动。以“绝代双焦”为首的原材料价格在2016年暴涨,从纸浆到食材价格都在暴涨,迫使下游厂家加价。

由于PPP主导的基建投资,市场上对原材料的需求的确有所上升,但是需求回升与原材料价格的暴涨根本不成比例。2016年的两轮原材料价格暴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