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多家香港上市国企设中共党支部引发担忧

中国共产党正对在香港上市的国有企业收紧控制力度,通过设立党支部介入企业决策,可能令中国大陆的市场策略有能力对在港国企的投资者产生影响。
今年,多家大型国有企业改写公司章程,在决策层中明确加入党组织人员。这些公司的所属领域涉及金融、能源、通讯以及基础设施建设。
党组人员监督公司的政治意识形态虽然是中国国企一贯的做法,但是北京近年广泛加强党组织在企业中的角色,甚至在中国大陆的私企当中安插党组成员。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自2016年以来,至少有32家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大陆国企提出重组方案,由党组成员担任董事局顾问。
有关做法令市场参与者疑惑,在这些公司当中到底由谁掌权,以及这些企业是否会以投[……]

继续阅读

《金融时报》美国对中国失望 转而寄望俄罗斯对朝施压

朝鲜名义上的国家元首金永南(Kim Yong Nam)本月参加伊朗总统就职仪式时曾绕道莫斯科,尽管航班从北京中转要方便得多。
对于一些观察人士而言,转机地的选择标志着朝鲜政权似乎因其核野心越来越与中国盟友疏远,而更依赖与俄罗斯的长期关系。朝鲜转变注意力还创造了一个美国外交人士渴望利用的潜在机会,他们正寻找方法限制朝鲜快速发展的核导弹计划。
前俄罗斯驻朝鲜大使、俄罗斯经验最丰富的朝鲜问题专家之一瓦列里•苏希宁(Valery Sukhinin)表示:“朝鲜对中国不满,他们之间的很多政治联系要么被冻结,要么被大幅收缩。”
过去一年,朝鲜政府官员多次出访俄罗斯,有时会在莫斯科的活动上会面。一些西[……]

继续阅读

陶冬:中国的年轻消费群

保时捷是名牌车,除了交通功能,还是身份财富的象征。保时捷拥有者的平均年龄,世界上是56岁,中国则是36岁;保时捷的平均拥有年数,世界是6.1年,中国则为3.6年。中国富豪比世界同类更年轻、更豪爽。

腾讯最为人称道产品是微信,不少功能正在被矽谷悄悄“参考着”,在中国更围出了一片生态圈,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不过腾讯最赚钱的不是微信,第二季度盈利中48%来自游戏,其中接近一半来自一款游戏“王者荣耀”(主要消费群年龄15-35岁)。全世界没有其他国家的消费者愿意在手机游戏上花那么多钱的。

中国已经进入了后工业化时代,经济活动的重心在从投资转向消费,而且消费主力也在发生代次更替。过去的购买[……]

继续阅读

奉旨洗地:团西安莲湖区委指令发动网评员澄清南航事件

8月15日上午,团西安莲湖区委组织全体干部召开会议,迅速传达全区领导干部大会精神。会上全文学习了《市办通报》(〔2017〕第30期)以及《关于积极处置南航不实消息有关情况的通报》、《南航集团公司关于西安市党政代表团乘机的情况说明》。会议要求全体干部:一是要把此次舆情看作是为我们敲响的一次作风警钟,按照铁军要求进一步加强干部队伍作风建设;二是要继续严格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坚持把纪律规矩挺在前面;三是要共同维护十九大前的和谐稳定局面,珍惜陕西加快发展的好氛围和西安大发展的好环境。
8月11日,按照团市委的统一指令,团区委官方微博、微信及时转载《当心!别有用心者正在利用南航的浮夸挑起“对立”[……]

继续阅读

《金融时报》这里发生了种族乱子:特朗普解散商界顾问委员会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解散了两个高级别商界顾问小组,此前这两个小组遭遇一连串辞职,还有警告称,其中一个小组将要解散,以抗议他对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发生的极右翼暴力作出的反应。
美国总统在Twitter上表示,他将解散他的制造业及就业委员会和他的战略与政策论坛,而不是对相关“商界人士施加压力”。
在特朗普对周末发生在弗吉尼亚州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暴力行为作出表态后,两个论坛的数名成员宣布辞职。
在黑石(Blackstone)首席执行官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的召集下,战略与政策论坛的10多名首席执行官周三举行了一个电话会议,[……]

继续阅读

万博研究院:不能用“供给侧管理”代替供给侧改革

如果能够不忘初心,紧紧围绕“去僵尸企业”展开,“去产能”就不会扩大化,不会严重扭曲市场信号,也不会搞成“新计划经济”。供给侧管理和供给侧呼吁虽然也是必要的,但如果把这些对企业经营行为的管理和呼吁当作供给侧改革,而不去触及生产关系和经济体制层面,就转移了改革的视线和方向。供给侧改革不是“刀刃向外”改别人,而是“刀刃向内”改自己。衡量供给侧改革成效的标准不是如何干预企业生产,而是是否解放和发展了生产力。
一、什么是真正的供给侧改革
2012年,我发表了《新供给主义宣言》,最早呼吁从供给侧重启改革。作为一个普通的经济学者,那时呼吁供给侧改革的逻辑是这样的:当油门已踩到底而汽车还在减速,驾驶员就必[……]

继续阅读

《金融时报》美国已成为一个危险国家

美国“对世界和平造成威胁”多年来一直是俄罗斯和伊朗宣传机构的主要说辞。对相信西方联盟的人来说,承认这种观点现在有一定道理令人痛苦。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领导下,美国看起来非常危险。
在过去一周里,特朗普在核问题上对朝鲜玩边缘政策,含糊地威胁要对委内瑞拉采取军事行动,并对国内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态度暧昧。他的领导风格与美国盟友希望的那种稳定、可预测而且平和的风格完全相反。
众所周知的是,特朗普迅速威胁称,朝鲜可能面临已经“装弹上膛”的美国的“烈火和愤怒”,这尤其不负责任。即便这种威胁是在虚张声势,它也让美国信誉遭受考验,而且还可能让金正恩(Kim Jong Un)政权变本[……]

继续阅读

安邦-每日经济-第5482期

〖分析专栏〗
【新形势下地方发展要注意什么?】
中国在经济新常态下,经济发展的内涵和发展方式都在出现调整。为了解决过去旧的发展模式下累积的问题——各种结构问题、债务问题以及潜在的金融风险问题,中央不仅提出了“五个发展”,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推出了“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具体措施。为了抑制地方债务风险,中央连续出台了多个政策,加强控制地方债务扩张,以堵住地方在融资上的各种“后门”。
不过,这一系列调控措施,也让许多的地方政府感到很不适应,过去习惯的各种发展模式——“土地财政”模式、城市化扩张模式、招商引资模式、地方融资平台模式,突然间似乎都不管用了。新的发展概念或产业概念[……]

继续阅读

安邦-每日金融-第4818期

〖分析专栏〗
【美国对中国发起贸易调查的影响分析】
虽然中国不愿意看到,但该来的事还是会来,安邦(ANBOUND)一再警告过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美国时间8月14日,美国特朗普签署备忘录,指示美国贸易代表多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考虑调查中国知识产权的政策。特朗普表示,他的职责是保护美国工人的权益,“我们将强化公平和互惠的贸易规则”,在备忘录中,特朗普告知Lighthizer,“授权你考虑所有你可以支配的选项”。特朗普称这是一次重大行动,而且“这仅仅是个开始。”美国贸易代表Lighthizer表示,将仔细调查中国方面的知识产权活动。如有必要,将采取行动来保护美[……]

继续阅读

时刻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深圳龙岗业主与公租户上演“车位大战”

对于去年11月刚购买了万科公园里的叶先生来说,这几个星期都在纠结着以后车该停哪的事,他和妻子一人一部车,而万科公园里的车位比仅有1:0.8,加之即将入住348户公租房租户,以后两人的车到底停哪,成了烦心事。

住户:这是我们的权益,要求独立公租房

  “我们买房子时为公共设施花费了高额成本,为什么每个月只要几百块租金的公租房住户也能享受?这并不是歧视公租户,而是维护我们自己的权益”。住在万科公园里的住户马姐觉得,相比起公租户,业主更像是弱势群体,每个月都负担着不小的生活压力以及高额的月供,而公租户却仅花低廉的租金,就可以享受住户们花费高昂成本才能享受的车位等公共设施。

  业主[……]

继续阅读

知乎:如何看待北卡罗来纳州左派推倒邦联士兵雕像?

早就说过了,政治正确的可怕之处,在于无限升级。

你政治正确是吧,我比你还政治正确,那么你原先的政治正确就立即成了政治不正确。

当年搞“阴道独白”的女权斗士,后来被一帮LGBT斗士骂的抱头鼠窜,因为女权斗士没有与时俱进的考虑到,有些跨性别人士(男身女心)是没有阴道的。

总会有比你更“政治正确”的思想出现。

你极端对不对?

总会有比你更极端的出现。

几十年前,黑人运动的目的尚且可以说是为了追求平权。

但现在的“黑命贵”运动早就志不在此了,他们的目的是要统一所有人的大脑,统一所有人的思想,全世界只能有一个主义,一个思想,一种道德观。

所有与[……]

继续阅读

《金融时报》美国商务部长:美国的天才正遭受中国的攻击

美国商务部设有专利及商标局,它的使命是保护美国创新者和他们的知识产权。该局的入口镌刻着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的一句话:“专利制度为天才之火添加(利益之)油。”
但今天,美国的专利制度及其保护的美国天才正遭受猛烈进攻。
根据美国知识产权盗用委员会(IP Commission)的数据,每年知识产权盗用和侵占对美国企业造成的损失达到6000亿美元。
想一想这意味着什么——每年相当于逾3%的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因知识产权盗窃、盗版和间谍活动而损失。中国是一个主犯:在边境缉获的假冒商品有87%来自中国。
但这个令人震惊的数据未能反映出中国企业和中国政府对待美国知识[……]

继续阅读

《纽约时报》知识产权攻防大战,中国改写游戏规则

北京——在中国的学校里,学生们学到,美国部分是靠着从英国窃取技术,从而成为一个大国的。在政府大厅里,官员们声称,需要通过保护发明来刺激创新。在董事会会议室中,高管们制定战略,利用侵权法来打击国外竞争对手。

中国经常被描绘为仿冒品和盗版软件之国,专利、商标和版权等知识产权普遍遭到忽视。现实情况则更为复杂。

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采取了一些颇为矛盾的立场,在某些情况下无视知识产权,在另一些情况下又保护它。这些矛盾之下则是中国长期以来对知识产权的看法:它没有被当做严格的法律准则,而是被当成实现国家目标的工具。

如今,这些目标越来越宏大。中国正在积累关于微芯片和电动汽车等未来行业的专有技[……]

继续阅读

潘鸣啸:不要因自己的怀念 就歪曲上山下乡运动的事实

潘鸣啸(Michel Bonnin),法国汉学家,在巴黎获哲学学士,中国语言与文化学硕士及历史学博士学位。现于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教授中国当代史,研究范围包括中国当代社会民主运动、民工、就业等问题。早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他就开始进行有关中国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研究,在多种法文或中文刊物上发表论文。以下是《晨报周刊》对他的访谈。

乌托邦——“如果我们要反思和研究上山下乡,我们不得不面对它的实际后果,包括这个运动催生了‘特殊的一代’。”

晨报周刊:您关于知青的研究著作名为《失落的一代》,但是内地版封面却用了一张宣教意味甚浓的插画――《农大新学员》(人民美术出版社,1974)。这里是不是在[……]

继续阅读

掘开被软埋的人性 —— 读方方的长篇小说《软埋》

中国大陆出产的文学作品中除了迎合宣传需要的“遵命文学”和娱乐大众的消闲文学,剩下一些所谓严肃的纯文学。就是这些纯文学也大多不敢直面现实、直面历史,直面人心,只能在官方划定的框框里创作。这样的文学实在没什么看头。

但是《软埋》不一样。

知道《软埋》是因为网上看到的一张照片:几个中老年人坐成一圈在开会,墙上的横幅触目惊心:“《软埋》是一株大毒草!”粗大的黑色笔触像是绞刑架上的绳索。照片的说明是4月22日武汉工农兵读者举行批判方方《软埋》座谈会。看了这幅照片令人产生时空倒错的感觉——它看起来太熟悉了!除了照片里的人物老迈、衣着非毛服之外,简直就是从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报纸上复制下来的。而且,[……]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