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贵松:法院判令生乳新国标信息公开意义何在?

  【背景】2012年10月17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令卫生部在法定期限内对消费者赵正军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予以重新答复。

  2010年,卫生部公布了新修订的生乳标准,每百克生乳中,蛋白含量从1986年的不低于2.9克降到了2.8克,低于发达国家3克以上的标准;细菌总数从50万个落菌单位上调至200万个落菌单位,是欧盟标准的20倍。

  有舆论表示,乳品企业绑架了中国生乳标准,标准“一夜之间倒退了25年”,再次降低了消费者对乳制品行业的信任。

  2011年12月2日,郑州市消费者赵正军向卫生部申请公开生乳新国标制定会议纪要等信息。

  2012年1月20日,卫生部答复称,赵正军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的制作单位是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评委员会,非卫生部;会议纪要不属于卫生部政府信息公开范围;该会议纪要一旦公开可能“影响社会稳定,增加行政管理工作负担”。

  2月16日,赵正军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卫生部。

  法院认为,会议纪要属于卫生部在履行其法定职责过程中制作的政府信息,卫生部不予公开的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判令卫生部在法定期限内对赵正军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予以重新答复。

  会议纪要是否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范畴?法院判令行政单位信息公开能否常态化?政府信息公开的禁锢何在?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王贵松认为,信息公开本身就是一种减少审议“猫腻”的良好方式,也是一种监督。下一步改革,需要在标准审评的过程中,引入消费者监督、吸收社会舆论监督。

  王贵松称,现在部级单位当被告的机会很多,败诉的可能性也比较大,类似这样的案件已不罕见。

  王贵松指出,按照信息公开条例中的规定,只要是政府信息的载体,政府就有义务公开。该案中,卫生部称,新标准是由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评委员会制定的。但是卫生部肯定掌握着会议纪要,因此卫生部也有义务公开。法院认为,会议纪要中只要是对当事人有影响的内容都应该成为信息公开的范围。

  王贵松强调,对于是否公开信息,政府首先应该考虑的是三个问题,是不是构成商业秘密、是否涉及个人隐私、是否泄露国家秘密。其次,才有可能谈到社会稳定的问题。该案中,制定乳品新标准的会议纪要公开,可能会对乳品行业有些影响,但不构成对社会稳定的威胁。

  王贵松表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已于2010年12月13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505次会议通过,自2011年8月13日起施行,这对于推动信息公开起到了较大作用。

  但是,为何目前政府信息公开的表现依旧差强人意,禁锢何在?

  王贵松猜测,新标准审议过程可能存在“猫腻”,也许专家提的建议是公正的,但是部门审议过程有可能被操纵,遭到一些大型企业的“绑架”。如果审议过程没有问题,公开也无妨。

  王贵松提出,在国外,审议的过程和结果往往被公开,如果担心对发言人不利,或者影响其表达的欲望,可将发言人姓名隐去,再公开记录。国外已有很多成形的做法,可供借鉴。

  王贵松还指出,信息公开本身就是一种减少审议“猫腻”的良好方式,也是一种监督。进一步的改革,需要在标准审评的过程中,引入消费者监督、吸收社会舆论监督。可以让消费者代表参与决策过程,而不仅只有专家、企业。

  王贵松最后表示,政府主动公开信息,有助于沟通,减低风险。不让过分强调稳定性成为借口。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