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也:危机大前夜

5月伊始,500强企业盾安集团惊爆450亿元债务,A股上市公司,也是哀鸿遍野,频频出现债券违约潮,还有企业家、创业者,因为债务危机不堪重负,被逼上绝路。

气候转热,而经济凛冬将至,然而,最看不懂的是,中国的楼市却异常火爆! 又呈现冰火两重天的局面。

1、债务违约潮

1月25日,35岁的茅侃侃心灰意冷,在北京的家里开煤气自杀。他是80后的创业明星,由于所领导的万家电竞常年亏损,一直拿不到融资,工资发不出,电费付不起,房租交不了,最后物业还对办公场所断电。迫于压力,身负两千万债务的他,很显然已经走投无路,最后选择一死了之。

1月30日,大名鼎鼎的浙江金盾集团近百亿元债务爆雷,董事长周建灿坠楼自杀的故事,更是让人唏嘘不已。至于周建灿跳楼的原因,众说纷纭,按金盾官方说法是死于抑郁症,但更多人都说他是被“企业资金链断裂逼死”的。

民营经济相当发达的浙江,现如今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寒气逼人。1月金盾爆雷后,5月盾安又现债务风险预警,出现450亿流动性危机……于是,浙江省掀起了一场“拯救盾安”的大行动。

最近又有消息称:南风股份董事长杨子善失联。这是一个珠三角的企业。杨子善他拥有加拿大永久居留权的,很可能步贾跃亭的后尘,卷款潜逃他国了。

日前更有消息传出,天津国资委实控的天津最大的国有房企天房集团惊爆1800亿负债,接近2000亿的债务犹如一颗随时能爆的地雷,一旦爆发将炸伤大半个中国金融圈,可以说非常危险了。

笔者列举以上几个企业都有标杆性意义的,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都是中国经济最活跃的地区,而这一系列的企业出现资金链断裂,说明如今的企业确实越来越难做。

内资如此,外资也是如此。就像外商投资的乐天,虽受部署萨德的影响,也受到中国民众的抵制,但一直强调坚决不退出中国市场的。然而市场最好的试金石,现在乐天已完成“大甩卖”,成功从中国大撤退了。

从李嘉诚的跑路到乐天的撤退,再到各企业频频爆出资金链断裂,足以说明要想到中国挣钱已大不容易了!

因此,中国企业无限的扩张的同时,债务风险是进一步加剧,已进入“死循环”之中,当无法承兑自己债务时,也就只有以下几种办法:

一是借新还旧,输血续命;

二是设法将债务转嫁,找人接盘;

三是前两种办法都用尽,最后还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违约!

不得不说,现在已经进入债务违约潮,如同天雷滚滚而来,在才过去三分之一的2018年,国内已经有20只债券出现违约,涉及公司包括四川煤炭、大连机床、丹东港、亿阳集团、中城建、神雾环保、富贵鸟、春和集团、中安消、凯迪生态等10余家,涉及金额合计超过130亿元。

说白了,一个个哥们都还不上钱了,也只能采取“违约”的办法,当然这也没有办法的办法!

中国经济发展气势如虹,发展到现在如同强弩之末,而且积累了诸多问题,这是无法回避的。一般而言,房地产越热,说经济越危险。可以这么说,目前的经济形势比起2008年至2010年那个时期更为严峻!当然,那个时期同样是房价上涨过快的,制造业和房地产呈现冰火两重天的局面。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不妨再细细分析一下其中原由。

2、路径依赖症

过去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消费、出口、投资)当中主要是“出口”、“投资”发力,“消费”一直都不行,毕竟大多数中国人尚处于温饱线上。大家都穷怕了,有钱都想存下来,以备不时之需,那时人都很谨慎,也很实干,从不寅吃卯粮,那时的中国还是高储蓄国家。

2001年中国加入WTO,受益于“出口”的快速增长,我们享受到了10多年的经济增长红利期,而在2008年由于全球金融危机以及国内贸易基数过大,增速开始放缓。

为了对冲经济下行的巨大压力,毕竟这是证明执政党的无比强大之处,2008年中国出台了著名的“4万亿计划”,从那时起“投资”接过了“出口”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最重要推动力。

“投资”一般可以划分为两大部门:一是政府投资(主要是地方政府),主要是基建(铁路、公路、机场等);二是社会投资(主要是企业和个人),企业又包括国企和民企,国企主要集中在过剩产能行业,比如钢铁、煤炭、有色、水泥等领域;民企有一部分是在产能过剩领域,另有一部分在服务行业,缺点是劳动力过于密集。

既然“出口”有临界点的,那么“投资”更有临界点了,毕竟出口面对的全球,而投资则更多面对是全国,范围相对要狭窄得多。

“投资”好比一个人吃饭有一定的饭量,并不能无限止地吃下去,吃下去也不可能长成大象的体型,弄不好还可能带来不适,引起各种高血压、高血脂等疾病。

想想,中国变身为“基建狂魔”,该建的房子都建好了,该修的路都修好,这时候无故去追加“投资”,结果就是产生过剩,造成资源的莫大浪费!

所以,到了2016年国家就要“去库存”、“去产能”了,这说明中央已看到过剩的巨大风险。当然,还包括“去杠杆”,说明政府投资和社会投资都是向银行借的钱,也就是背负着巨大的债务。

但是搞了一下,发现处理这个“过剩”相当的棘手。“投资”是越来越不能达到原先的预期效益了,而风险却一直在无限放大。如果不继续印钞,那么政府和企业就没钱投资,经济增长就放缓,地方政府和企业就更加无力偿还前期银行的贷款,结果只有两个:要么企业破产,要么银行坏账,反正钱是要打水漂的!

但这两个结果,都万万不能接受的,如果允许企业破产,那么大量的人员就会失业,社会就不安定了;如果都成为银行坏账,那么就会引发系统性风险!

这就骑虎难下了,两害相权取其轻,也只有继续印钞,开闸放水,于是,市场上的钱越来越多,过量的货币由于没有更好的投资去向,只能涌向房地产领域:企业大量囤地,抢的企业多了,自然面粉比面包贵了,这次爆雷的浙江盾安集团也囤了不少地的,只不过在重庆、青岛、沈阳等地。除了企业囤地,另外民众就开始囤房,因为大家都知道货币超发必然的结果就是钱越来越不值得,让资产保值、增值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购置不动产!

于是,在地王频出、抢房如潮的局面下,特别是持房成本基本等于零的前提下,房价便如脱缰之马,疯狂上涨,呈冲天之势。

北上深一线城市涨到七八万乃至十万,杭州、成都、厦门等二线城市涨三四万,当然,这股势头远未刹住!

其实,细细分析,这里面有一个债务大转移的过程。

3、债务大转移

从中国加入WTO经济快速腾飞这个阶段,其实有很明显的轨迹的:

从2001年到2008年,经济增长动力是“企业部门”,制造业最火,“出口”唱主角;

从2009年到2016年,经济增长动力是“政府部门”,铁公基最火,“投资”唱主角;

从2017年到现在,经济增长动力是“居民部门”,房地产过火,大家全民炒房了。但这个阶段,根本不能说是“消费”唱主角的。

相反,炒房因为涉及巨额资金,透支居民未来二三十年的消费能力,只会无情地扼杀“消费”的,这轨迹说明中国经济发展的路径越走越崎岖了。

也就是这个轨迹说明:中国经济为保证高速增长,先是企业吃不消,接不住盘,于是政府先期托了托盘,通过印钞来启动“投资”,但慢慢地失去了效果,政府发现自己也托不往了,于是就让居民来接……当然,这几个阶段都会积累庞大的“债务”,先是“企业债务”,再是“政府债务”,目前就是庞大“居民债务”了。

而中国的内债就是由这三部分组成:即企业债务、政府债务、居民债务。

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各种债务的增长速度则更快,就目前阶段而言,现在涨得最快的就是“居民债务”了。2007年末中国的住户贷款余额是5.07万亿,2017年末则上升到了50.5万亿,扩大到10年前的10倍。

更为可怕的是,居民债务还在无限放大。毕竟现在炒房还处于热火朝天的状态。

比如地标杭州,双休日恰逢一商住两用的楼盘开盘,好多外地车将整个马路都变成了停车场,害得笔者我无路可走。而地标西部的成都,7万人抢千套房,买房队伍绵延了几公里。

其实,这就典型的击鼓传花,债台高筑先从“企业”开始,再到“政府”手中,最后落到了“居民”。而“居民”恰恰最后一环,毕竟高债务最终还是需要老百姓来承担。

这三个债务主体,作为政府因为掌握着土地资源,可以赚取土地出让金,同时又有房产交易等税收收入,政府债务压力相对减轻了不少。而居民和企业的债务,甚至包括房地产企业,却已经筑到了最高点。

中国也从“高储蓄国家”沦为“高债务国家”。至于中国债务总量到底是多少?国际机构和国内金融机构公布的数据看(不包含影子银行、表外资产),目前中国债务的总量早已超过200万亿,有些机构的数量估测则是更高,说是无限接近300万亿了。

既然是债务,那么就要对应利息的,200万亿按照平均年化利率5%算,一年的利息总量大约10万亿。年GDP净增量大约6万亿,所以,合计每年需要最少大概16-17万亿货币净增量,才能保持债务基本不破裂!

中国目前M2总量约170万亿,增长10%净增量约17万亿,如果小于10%,就会出现债务破裂,然而M2在修改了计算规则,加入了货币基金之后,仍然数据相当难看的。特别是现在金融“去杠杆”,增长已跌至8.2%,必然会有企业债务先期破裂的!

这就是目前很多企业出现债务违约的最根本的原因!

债务一直做大,并且一直在转移,说明中国经济严重地“脱实入虚”,大家都玩起了钱生钱的资本游戏,这恰恰预示着中国已进入危机大前夜。

4、危机大前夜

很显然,最先爆雷的是企业。

毕竟中国企业,在量化货币宽松的利好之下,债务却是一直积累。它积累的时间自然是最长。

企业一直跟投政府,搞什么所谓的产业转型升级、所谓的多元化经营等等,还有就是重点投入政府引导的产业。其实,这些产业是不是未来有效需求,都是严重打问号的。但大家都是一哄而上,原因就想套取国家补贴。

可以这么说,在有效需求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转变的大环境下,企业强行加杠杆,一直想着做大做强,把自己做成巨无霸,而不是做精做细的,做成行业标杆。

就像去年3月,盾安集团还以5.5亿多的价格竞购华创风能,引起行业轰动。一个民营企业以底价2.2倍的价格竞购了一家连年亏损的国营企业,究竟意欲何为?各种猜测、疑问也是纷至沓来。

然而,市场是无比残酷的,面对国内国际市场的双重萎缩,企业盲目追求规模,往往以借新债还旧债式的,这无异于饮鸩止渴。

所以说,中国很多巨型企业往往是徒其形的,只不过是个壳子罢了,作为泥足巨人,早就陷入泥淖之中,不能自拔。因此,一旦金融去杠杆,资金链一断裂的话,那么无异于自我引爆,无人可救的!

如果只是一两个大的企业出现债务危机,地方政府因为被陪绑,毕竟背后有着几万十几万乃几十万人的生计问题,那么会主动出手相救的,但万一接二连三,企业债务成为普通现象,那么政府也是无计可施,也只能让企业破产,最终让银行承担坏账的,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再所难免。

一般而言,最先爆雷的是企业债务,但最惨还不是企业。毕竟目前良好的政商环境,资本家的操作还有政治庇护的,各个地方政府会试图出手相救的。

而最惨的应该是居民债务了,毕竟这个涉及的人太多,而大量的居民债务又集中在房地产,一旦楼市泡沫破裂,那么根本就没法可救的!然而,到最后往往是最疯狂的,这叫“上帝欲使之灭亡,必先使之疯狂”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想想10年前,也就是2008年,万丈潮水涌来,眼看要有灭顶之灾了,政府通过货币超发来蓄水,于是无论是企业,还是地方政府,也包括广大民从,无不抱着博傻心理,纷纷加入到这场蓄水大业中来。蓄到现在,蓄了10年了,加上以前蓄的,已蓄起滔天之势能,想必“当大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这句名言还能依稀记起,希望这里面最后没有你!

目前就好的办法,就是等国家先排排雷再说,先观望一下,不要轻易去踩雷了,以免将自己置于险境!

结语

气候转热,而经济凛冬将至,在非常时期,自然充满喧嚣和骚动,务请大家各自珍重!

贾也:危机大前夜”有24条评论

  1. 把这些公司自己的、老板高管和这些人亲戚的楼地卖一卖就行啦

  2. 看了几段就看不下去了,自媒体文章就是臭狗屎,垃圾人写垃圾文章给垃圾人看

  3. 匿名 :
    看了几段就看不下去了,自媒体文章就是臭狗屎,垃圾人写垃圾文章给垃圾人看

    博客自述倒是有自知之明:
    虫贾也简介
    码字发条,闲贱人一枚。

  4. 维持应该还是没有问题,慢慢消肿吧。中国的经济确实扭曲过度了。

  5. 谁还说中国是储蓄大国?老百姓一次消费几百万买房,敢问世界上有几个国家能有这样的老百姓?中国早进入消费大国了。美国人是有一分钱花三分钱。中国人是有一分钱花十分钱(房贷杠杆)

  6. 楼市泡沫破裂的后果是什么,是按揭的人破产么?有人知道么?

    1. 一个国家创造财富是高科技和制造业 简单的例子是人为什么都往北上广深跑是因为有工作 你工作都没了还还个屁的按揭啊 你还不起按揭不收你房子吗?收了房子你还有什么你不破产谁破产?当大家都还不起银行收大堆垃圾房子有屁用?没人要啊于是银行就破产 当然我大中国会印钞票 最终就是你以后每个月賺一百万 买棵葱就得20万哈哈这就是你们的未来

  7. 匿名 :
    楼市泡沫破裂的后果是什么,是按揭的人破产么?有人知道么?

    中国没有个人破产之说,即使你死了,你的债务得让你的子子孙孙去偿还

  8. 1,中共国楼屎泡一定会破,就如同一个人必然会死。

    2,楼屎泡破,银行就死,中共跟着死。

    3,中共不想死,银行就不能死,所以楼屎泡就不会破。

    4,只要中共国的流氓极权统治对屁民有效,即使实行房地产税,10年内楼市泡不会破,因为中共国的房地产市场属于权力管制型市场,屁民就等着看楼屎继续创造奇鸡吧,呵呵。

  9. 如何定义楼市泡沫呢?我觉得,虽然楼市最近不景气,但现在看是看不到腰斩的情况的。甚至说20%的下降应该都达不到。
    农民进城需要住房,官员会也通过买房把灰色收入尽可能的隐藏;一般县城4千左右,3,4线城市的8千以下的房价没有降价的空间,2线城市2万左右的房价,那些有点基础的咬咬牙也就坚持了。而一线城市相对负责,绝大部分的购房者要么是高学历的打工人士,或者一些中小企业的高管,对于他们来说逃离一线城市不甘心,因此为房子而奋斗可能是其半生的目标了,而那么住高档小区,豪宅的人士,基本上房价的高低对他们已无感了,面子问题绝对比金钱重要了,基本也没可能会抛售。

  10. 中国在房地产狂潮之下,实业有难解的死结。钱都去了房地产了。

  11. 有点钱的都排队买房去了,这种经济不畸形什么经济畸形?

  12. 大洪水马上就要来了,李自成,张献忠等人正在披星戴月飞速赶来的路上,你们这些费拉准备好迎接下一波的大洪水了没?

  13. 老共就是靠楼市割死你们韭菜,有种上街啊,五毛狗不要以为自己超脱三界之外,早晚会割你们的子女,还有亲戚朋友。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