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报》金正恩给新闻道德出的难题

作者: 李濠仲

在一波波国际强权博弈下,最让人捉模不定的北韩领导人金正恩也成为过去几场棋局的焦点。全球媒体大量报导他放闪中国、首度南下跨越北纬38度停战线、和南韩总统文在寅牵手相拥,紧接着,他还将和川普同台对谈。短期间不断创造历史纪录,金正恩的尊容,可以想见仍会频繁在各媒体露脸。

就在外界狐疑金正恩这样一个对内有“炮决”、“犬决”纪录,对外蛮横不羁的领导者,顿然愿意采行国际惯用的游戏规则,其中恐怕存在什么诡计时,更大的问题是,金正恩好像就是北韩的唯一代表,几乎没有人在他驰骋中、韩、美的过程中,真正见过所谓的“北韩人民”。换句话说,北韩领导者形象鲜明,他所领导的对象,却模糊到像是透明不存在的一群。

这段期间,关于北韩,尤其北韩的现场,包括台湾媒体在内,其实很大一部分的新闻画面必须仰赖固定几家国际通讯社。其中尤以美联社和路透社的影音、照片使用量最广泛。美联社不仅提供全美1500家报纸、5000家电视台等新闻频道第一手新闻现场资讯,全球也都有他的客户,路透社当然不遑多让,贩售新闻影像(包括照片),几乎就是这些国际通讯社最大宗的获益来源。

不过,近期若持续关注北韩消息,无论从美朝核武议题,直至“金文会”,我们应该会发现美联社和路透社所提供的新闻画面,其实略有不同。路透社提供关于金正恩的新闻照片,右下方皆有北韩官媒的浮水印,美联社则多有当地电视新闻画面翻摄。唯一的共通点,就是两者皆不存在北韩庶民生活的现实景况。

在两套规范中做选择

两家通讯社关于金正恩(北韩)供应照片的差异,并非各自记者取材所致,而是唯有在北韩这个被无国界记者组织评鉴为“全球新闻自由度最差”的国家,才会有的特殊现象。无国界记者组织每年会针对全球180个国家(包括地区)评鉴其新闻自由度,北韩屡屡蝉联第180名,意味那是个完全没有新闻自由的地方。

包括美联社和路透社在内,终究还是有办法为各家媒体提供当地以金正恩为主的政军照片;却又因为各自的“选择”,而有新闻画面的差异。在极权而无新闻自由的金正恩治下,北韩政府仅予外国通讯社两套在当地取得新闻照片的契约规范,一套合约是容许外国媒体聘用自己的记者,在当地进行摄影工作,但所有照片能否公布,全必须经过官方审批,核可者才能放行成为媒体组织内的资料照片(新闻报导),并用予和其他媒体间的商业贩售行为。

另一套合约,则是外国媒体获准购买北韩官方通讯社提供的照片,如此,外国媒体便可避免触及“接受极权政府对自己新闻审查的道德问题”。

美联社和北韩签订的是第一套合约,因而美联社记者可以在北韩拿起相机拍摄照片,但未必都会得到北韩官方认可成为报导素材,于是,美联社得到允许刊出和贩售的照片,有些即是翻拍当地电视台(官方)的新闻报导,而“不会只接受官方的宣传样板”,即为他们守住的新闻道德原则。

路透社亦在坚守新闻道德下,拒绝第一套合约,签署了第二套合约,正面意义在于他们的编辑台仍是自由不受他人干预的,负面影响,就是他们只能买到金正恩“伟光正”的宣传照片。

但话说回来,美联社自行拍摄而获准刊登的北韩现场照,在受当地官方高度局限下,同样是颇为“伟光正”,绝不可能出现北韩的阴暗面,又或许外界对美联社所做决定,可为的理解是,美联社因此得到了很多虽然公开不了,但他们却能掌握到的独家故事(照片)。

美联社总部在纽约,路透社总部在伦敦。美国、英国在无国界记者组织的新闻自由度评比中,分别是45名和40名,仍可被归于前段班学生,这两个国家对新闻自由的定义和价值应该相去不远,如今欲在北韩突破重围,带回外界“看不到的一面”,即得面对新闻自由最烂国家出的这道难题:

“守住记者对新闻自由的认知,但绝大多数得到的是官方样板资讯”,抑或“对新闻自由做出妥协,而不必全部仰赖官方管道”。

道德的两难,在承平时期(地区),一般争议不大,但在如北韩这种特殊境地,即在在考验着文明社会对于新闻道德(当然不只新闻道德)的取舍标准。

杀与不杀

就如同2005年,美国有一四人小组的海豹部队秘密前往巴基斯坦边境进行任务,以寻找宾拉登下落,这项秘密任务的风险在于,他们可能随时要和100名以上的塔利班民兵驳火交战。

当四人在边境山区寻找俯瞰地形的制高点时,不巧被当地阿富汗牧羊人撞见,其中一人是14岁的牧童,包括牧童在内的三个阿富汗人都没有携带武器,但无论如何,这项秘密任务已形同“曝光”,牧羊人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向塔利班通风报信,让他们深陷危机。

四名海豹部队队员于是起了争执,因为一旦牧羊人向塔利班通报他们的存在,他们四个人将面对百倍武力,必死无疑,那么,是否就应该直接杀了这三位牧羊人?尽管这三人手无寸铁。

其中一位海豹部队队员认为,他们被奉派执行任务,有权以任何方式自保,“军事行动上的决定”很清楚,当然不能放了目击他们的人。

但另一位海豹部队成员刚好是基督徒,他告诉同袍,虽然他知道“放人是不对的”,他脑海中却另有一个“基督的灵魂”不断告诉他,对着毫无反击能力的平民开枪(尤其其中一个还只有14岁),更是大错特错。

最后,四名海豹部队成员投票,结果决议放了那三位牧羊人。而果不其然,放人后才一个多小时,他们就被将近100名塔利班武装份子团团包围,四名海豹部队成员有三人在枪战中阵亡。唯一的生还者即是主张要放了牧羊人的那一位。劫后余生的他将这一段经历撰写成书,并且后悔自己做了愚蠢又错误决定。

当时投票之所以出现两难,正因为后果实为未定之数。这也是许多道德选择会出现的困局。如果当时这四名海豹部队成员依“理智”或“军事行动准则”杀了那三个牧羊人,让彼此逃过一劫,就真能保证他们事过境迁,不会对自己曾经枪杀手无寸铁的人良心不安一辈子?

无论美联社和路透社,在和北韩官方交涉时,必当也有类似的道德抉择,而永远的,多数都是那些极权国家为人类文明带来的考验。以今日世界局势,我们每个人恐怕都有机会遇到类似的难题。

《上报》金正恩给新闻道德出的难题”有5条评论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