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拱地嗷嗷叫:官腔的困境

文/六神磊磊

一个朋友发给我的,说打赌我会写。其实之前没打算写的。

只是简单调侃嘲弄这事的话,没太多意义。理性地讲一点分析和建议吧。

事情是这样的:朋友圈近期有一张很好玩的截图,来自“诸城新闻网”,当地的领导说,要大家“头拱地嗷嗷叫”。

然后这句话就有点火了。

其实地方领导的意思是好的,就是说,要大家努力干,嗷嗷地干。

可实话实说,它也确实会让我们联想到一种动物,具体地说,就是脊索动物门哺乳纲真兽亚纲偶蹄目猪形亚目的一种动物。

我觉得,这个事情反映了我们个别一些地方所面临的困境,可以叫做“官腔的困境”。

话说,一个江湖,一个体系,都是有自己的话语体系的。什么是话语体系呢,就是说话的方式。

你用什么调调说话?这个就是话语体系。

我的主业是读金庸。你看金庸的江湖就是有一个自己的话语体系的。那里面的侠客好汉们大致会说三种类型的话:

第一种,是最接地气、最大众的,类似于江湖上的黑话,比如:

“我也不要你性命,只要废了你的一对招子。”——《飞狐外传》

“乖乖地不动,那就没事,爱吃板刀面的就出来!”——《侠客行》

这一类话,用词比较江湖气,也比较俗,比如什么“招子”、“万儿”、“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之类,但使用的人很多,运用广泛,非常有生命力。

不但广大底层的江湖人士用,像盗匪、浑人、小门派之类,就连一些大人物、高手,在私下场合、打架斗殴的时候也会用。

比如青翼蝠王一笑:“请教阁下的万儿?”

这一类话,我把它叫做“江湖的俗话”。

除了这一类俗话之外,第二类主流的话,可以叫做“江湖的官话”。

这一类话,没有那么浓重的江湖气,也不会带“你奶奶的”之类的字眼,更加严正、体面,一般是地位比较高的人比如门派的掌门、高层、高手眷宿之类,在公开的场合上使用。

举个例子:

“多日不见,令狐世兄丰采尤胜往昔。世兄英俊年少而执掌恒山派门户,开武林中千古未有之局面,可喜可贺。”
——左冷禅《笑傲江湖》

左冷禅这一大段话,其实不是什么好话,是皮里阳秋,讽刺令狐冲一个年轻男人却去当尼姑派的掌门。什么“英俊年少”、“开武林中千古未有之局面”之类,都是怪腔怪调,不怀好意。

可大家要注意,虽然他不怀好意,但措辞却很堂皇,绝不粗俗,不带市井江湖气味。毕竟人家左冷禅是堂堂掌门,又是在公开的活动上说话,就算讽刺令狐冲,也一定要说官话。

这一类江湖官话,用的人也很多,也是很有生命力的。即便是盗匪、黑帮有时候也会说官话,比如笑傲江湖里一群蒙面人围攻岳不群,开口仍然说官话:

“华山派岳先生在庙里么?咱们有一事请教。”

除了以上的俗话、官话之外,江湖上还有一种话,叫做书生话。

这是江湖上文化程度最高的一群人说的话,他们的自我人设也往往是书生。比如岳不群、朱子柳、朱丹臣之类,乃至还有任盈盈等有时候也说这种话。

这一种话,用词最讲究、最雅训,不但绝不带脏字,而且引经据典,举个例子:

“子曰: ‘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较量武功高低,自古贤者所难免,在下久存向左师兄讨教之心。”
——岳不群《笑傲江湖》

岳不群的话就是典型的书生话,子曰诗云,之乎者也,这是江湖武林里最精英、文化含量最高的话。

要注意,江湖上的这三种主流语言——俗话、官话、书生话,其实都可以说是很有生命力的,互相之间可以对话,大家也基本上都听得懂。

什么意思呢?就是岳不群、方证大师讲话,桃谷六仙能听懂;桃谷六仙讲话,岳不群、任盈盈也能听懂,很少发生跨语言体系就不能对话,鸡同鸭讲的情况。

而我们今天,却会出现一种“听不懂”的情况,有时候跨了语言体系就没法对话。

一些局长县长处长讲话,大众听不懂。就好比岳不群讲话,桃谷六仙之辈完全听不懂;方证大师讲话,漠北双熊之流也完全听不懂,互相之间,瞠目结舌。

在这类地方、单位里,官话面临着一种困境:

首先,不能继续打官腔自说自话,比如诸城那个事,如果领导要讲官话,那大概画风就是:

“狠抓落地,务求实效,深入全面推进,构建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服务网络,明确责任主体,完善考评办法,建立长效机制,强化监督体系……”

这种语言是一种没有生命力的语言,自己人听不进,外边人听不懂。

那么改进一下呢?讲更接地气的俗话呢?可问题是,在一些官方的语言库里,所谓“接地气”的语言只有另一种选择:

讲一种想象中的农民式的、劳工大众的、甚至是鄙俚的话——就比如“头拱地嗷嗷叫”。

可问题是,大众并不这么说话,或者说多数人早已经不这么说话。这只是一种官人们想象中的活泼的语言,真正的大众听了只觉得很尬。

这也就是所谓的“官腔的困境”:要么正得无聊让人听不懂,要么土得掉渣大家觉得尬。

它缺乏一种真正有时代感的、有生命力的,既精英又通俗、既雅训又晓畅的语言。

这大概是目前官方语言面临的最大问题。

你看金庸书上,段誉在酒楼碰见了乔峰,一个是最上流社会、最精英的王子,一个是最江湖、最粗豪的丐帮帮主,他们之间并不这样说话:

段誉:大哥喝酒,真是纵向到底、横向到边,有长效机制!

乔峰一翘大拇指:你也嗷嗷叫!

头拱地嗷嗷叫:官腔的困境”有18条评论

  1. 装了好多年散仙,世外高人,最终你六神磊磊还是个沽名钓誉的体制内游走,假装竹林七贤的庙堂人物。
    与假装民主自由的鸡贼韩寒没有什么区别

    1. 真正有生命力的是,广大劳动人民的话语: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共产主义万岁!
      毛泽东思想万岁!

  2. 匿名 :
    装了好多年散仙,世外高人,最终你六神磊磊还是个沽名钓誉的体制内游走,假装竹林七贤的庙堂人物。
    与假装民主自由的鸡贼韩寒没有什么区别

    果然两毛五领旨,头拱地嗷嗷叫。

  3. 匿名 :多匹配 诸城

    猪城官员证明了猪国在猪头皇率领下 头拱地嗷嗷叫
    圈猪确实都在这么拱食和叫唤 这是真正接地气的猪国语言 描绘出了猪圈的实况
    一派繁荣娼盛的猪圈忙碌景象

  4. 告诉川粉,昨日,trump的4个关于结束连锁移民,梦想生公民化,边境墙拨款等法案都被否决了,意味着trump想要举办阅兵国会掏钱看来希望渺茫

  5. 匿名 :告诉川粉,昨日,trump的4个关于结束连锁移民,梦想生公民化,边境墙拨款等法案都被否决了,意味着trump想要举办阅兵国会掏钱看来希望渺茫

    傻逼川粉们,跟他们所崇拜热爱的呕像一样,都是不读书,也都看问题简单化。

    比如川大帝主持的美国减税吧,这当然从表面看是利好美国经济尤其是制造业重新复兴的。
    但减税还要有其他政策和措施配合才能有效发挥效用,否则会演变成对穷人和无产阶级的无耻掠夺啊,而且长期看也不见得有利于美国重新伟大起来,这个绝对是没错的。但川粉傻逼执迷不悟,就像川大帝坚信并认定全球变暖是白左阴谋和谎言一样。对此只能呵呵了。

    再比如吧,川粉们热衷于炒作什么“FISA备忘录”,宣传“奥巴马门”是世纪大丑闻,伟大的川普大帝将会借此把奥黑和希婆等一干白左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大脚,让他们遗臭万年永世不得翻身。
    那拿来说事的是,今年2月3日特朗普总统批准公布由国会众议院共和党籍情报委员会主席努尼斯(Devin Nunes)撰写的备忘录,指控奥巴马时期的司法部与联邦调查局(FBI),调查川普竞选团队的“通俄门”时滥用了《外国情报监听法》(FISA)并有偏见,是非法滥用权力的监听。是不折不扣的滥权行为啊,堪比尼克松的水门丑闻。这就是川粉屡屡拿来炒作的题材,川粉还曾经炒作过“不到美国,不知道美国正在闹文革”,说的是在川普暗自支持下,美国右翼群众遭受了无理白左的攻击,白左以所谓“政治正确”为由,到处打砸抢烧,尤其是砸毁美国内战时期名人和士兵的雕像,川粉们把白左比作了红卫兵,但不会比作习猪头,因为川粉爱川普大帝也同时爱猪头大帝。结果是,无论黄皮川粉炒作“美国文革”还是炒作“FISA备忘录”或“奥巴马监听门”,都是兴奋勃起后就早泄了,就是说来的快也去的快,半分钟高潮热度,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川粉们也不好意思羞于再提这档子心理学往事咯。

    川大帝做房地产偷税漏税起家的,花钱一向大手大脚哦…… 大手笔惯了的…… 向女人裙底伸咸猪手也伸惯了,跟克林顿拉链门一样,骚惯了。

    川大帝像仿效猪大帝的大月饼,欸,这个嘛,只能说川大帝是毒菜的霸道本性不改啊,当前美国枪支泛滥,国内被川普大帝发动的文革造的社会分裂,急需韬光养晦啊,他却急着耀武扬威去大月饼,傻叉一个,典型老年痴呆发作啊。对不住川粉们咯,喷你们的呕像了,你们川粉就速速前来维护你们的呕像而尽喷吧。

  6. 匿名 :
    真正有生命力的是,广大劳动人民的话语: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共产主义万岁!
    毛泽东思想万岁!

    你真的是个大傻逼。。。。。

  7. www :
    墙外仙很有一些好文章,遗憾的是观众素质太差

    “酒好不怕巷子深”! 哥们儿,,,

  8. 地方新闻有人看吗? 即便有人看都是些什么人看,想一想就知道谁在“头拱地嗷嗷叫”了嘛。多简单。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