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储枯竭:金融核心崩解

王尚一

中国金融系统是外汇主导、体制管控、内外半通的模式,管控整个整个经济。中国金融系统主要包括三大部分,对外金融(外汇/外储)是基础部分,国内金融(债股楼)决定经济模式,金融与实体经济是具体操作部分,涉及到经济的方方面面。

外储系统是中国经济金融的基础和核心部分。中国经济所有的运作,都可以归结到金融系统对中国经济的掌控,所有金融最终归结为外汇,中国外汇都归结为中国的外储制度。

中国外储制度是中国独有的大国管制经济模式,也是中国经济的核心。没有外储制度,中国的外汇早已跑光。失去外汇,中国整体将陷入饥饿,高铁、汽车、工业生产设备、家电、电脑手机等各种产品,基本瘫痪或者消失。

在根本功能上,外储系统在美欧日权贵集团的支持下,由中国权贵操刀,把中国经济改造成洗钱和提款机,对各国权贵集团进行大规模利益输送。中国经济奇迹只是在外储制度下,权贵主导支持的超级泡沫,提高洗钱和提款速度,加速实现对权贵集团的大规模利益转移。

特朗普上任后,美国权贵集团的利益系统被打破,对中国的支持停滞,并反过来要求中国支持美国,导致中国外汇加速枯竭。中国体制后知后觉,提出“守住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做垂死挣扎。但是由于外储根本由美国决定,甚至直接由特朗普决定,中国体制无论怎样挣扎,都挡不住外储加速流失。

外储功能与中国奇迹

外储制度是内在自我矛盾的制度。外储制度主要包括两个关键要素:外汇和管制。外汇代表对外,以国际市场经济为导向;管制对内,支持国内计划经济。

美国权贵是外储制度的基本支持力量。作为大国经济的基本制度,由于外汇和管制两个部分本身水火不容,意味着外储制度无法独立维持。只有更大的外部力量支持,与中国体制里应外合,才能维持系统的存在和运转。中国外储制度能存在,根基上由美国权贵阶层支持,具体操作上由中国权贵阶层实施。

通过里应外合,中国外储制度在过去二十多年得以良好运行,并且创造了前所未有的中国经济奇迹。外储制度的作用是,把规模巨大的经济增长,转换为规模巨大金融利益。在转换操作的过程中,美国和中国权贵阶层实施超大规模的资金收割。欧洲日韩等国家的权贵,也为其贡献力量,并从中分利。

外储制度的内在矛盾性,又是权贵进行经济和金融转换的根本着力点。

判断外储制度的内在矛盾性,只需要看两个简单数字,3万亿美元,165万亿人民币。当前,中国名义外储是3万亿美元,人民币M2是165万亿。按照美元对人民币汇率6.6计,165万亿人民币合25万亿美元。

这两个数字反映出中国外储制度的根本作用,以及对权贵的必要性:

1、如果中国经济采取完全市场经济模式,即实施自由换汇,权贵得不到换汇的特权,对权贵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美国权贵不会大力支持中国经济,巨大的资金也不会流入中国。

尤其当前面临很少外储和巨大人民币总量的矛盾,意味着外储能快速清空。人民币总量折合25万亿美元,只需要其中不到八分之一,即可换光外储。或者说,只需要20万亿人民币,就可以换光所有外储。

目前,已经不少人意识到中国外储接近枯竭,迫切把手中的人民币换成美元。一旦人民币与美元可以自由兑换,按照资金逃离中国的迫切性,少则一天,多则一个月,中国所有名义外储都将被换光。紧接着,中国经济破产,几乎所有经济活动瘫痪。

为了应对挤兑,外管局会对人民币实施大规模紧急贬值。考虑到当前的外储只是名义外储,真正外汇现金所剩无几,外管局不会向市场投放美元,而由民间相互兑换。如果这样的情况实行,人民币将急剧贬值,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的第一个目标将轻易超过1:100。

无论出现挤兑,还是人民币大规模贬值,权贵利益都受损最大。因为权贵利益巨大,船大难掉头。在自由市场经济中,一旦出现风吹草动,中小散户会疯狂行动,抢在权贵之前,在人民币还有一点价值时,把大部分甚至所有外汇换光,权贵手里剩余的人民币沦为废纸。

2、如果中国采取与外界隔离的完全外汇管制模式,人民币兑美元则一文不值 。如果外汇完全管制,等于中国与世界经济完全隔离,孤立于世界经济之外。世界会直接否认中国经济的真实性,外资也不会进入中国。没有外部企业参与,没有民众投入到中国,就不可能形成洗钱系统,国际权贵集团也不可能参与。在没有国际参与的情况下,中国朝着原始经济的方向退化,人民币毫无价值。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只有来自苏联的老旧落后工厂在运营,超过90%的人口生活在农业经济/自然小手工经济状态,即是中国管制经济的真实经济模式。如果中国被迫再度闭关锁国,连落后的自然经济都无法维持。

从这两个模式分析可以看出,采取任何单一模式,即使按照最理想的静态计算方式,在人民币贬值后,中国经济奇迹也将瞬间破灭。15年,中国GDP为近75万亿元人民币。按照美元兑人民币为6.6,中国GDP折合美元超过11万亿美元,是世界GDP排名第二的国家。一旦人民币贬值,当美元兑人民币达到100,中国总GDP降至不到0.75万亿美元,排在2.58亿人口的落后国家印尼之后,1700万人口的荷兰之前。当14亿人口的GDP只与不到中国人口1.5%的荷兰GDP相当,只能说中国经济奇迹破灭。

只有通过外储制度,中国才能维持当前的“经济奇迹”。在外储制度下,中国对外宣称自己是市场经济,通过3万亿美元的外储摆出大财主的姿态。世界都看到中国有钱,相信中国的实力,不关注中国超乎现实的人民币M2,以及规模超大的真实外债。实际情况是,中国对内卡住各类资金换汇行为,防止资金大规模外流,以维持住外储规模。投资到中国的企业和基金,想把资金退出中国困难到几乎不可能,等于中国事实赖账。只有通过外储制度的赖账方法,才能防止中国一夜之间从大财主变成破产户。

稍微有点金融常识的人,根本不需要亲历无法换汇离境的困局,就能轻易判定中国外储问题。对比3万亿美元外储和165万亿人民币M2,即了然中国金融的巨大泡沫,即事实上的庞氏骗局骗局。外储制度不能改变这个现实,只能掩盖现实,尽可能多从外部吸纳资金,拖延庞氏骗局败露的时间。对于稍微有点金融常识和生活常识的人,绝不能等到庞氏骗局骗局败露后才考虑逃离,必须提前行动,尽早跳船。

西方政府和学术机构,哪怕有一点点对本国经济负责的意识,都会积极提醒本国国民,中国经济金融的庞氏骗局问题。西方政府尤其应该提醒本国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停止到中国投资。更重要的是,应该趁中国仍有外汇,积极从中国撤资。西方政府还应该通过金融监管的方式,强制防止金融业为了眼前利益和中介利益,把本国民众的血汗钱投入到中国的庞氏骗局骗局中,以避免在庞氏骗局骗局破灭后,本国经济金融遭受重大损失。

事实表明,没有一个西方大国政府、金融系统、学术机构明确指出中国的外储问题,中国经济金融的庞氏骗局现状。反之,美欧各大国政府、金融机构、教育学术机构到主流媒体,都积极宣扬中国经济增长,国力日益强大,支持中国泡沫吹得更大。

欧美日权贵阶层的态度,决定西方对中国的态度。西方应有态度和实际态度的反差,说明外储制度的存在很受美欧日权贵阶层支持。如此简单的问题,明显不是欧美日权贵知识不足,不明真相,而是恰恰相反,美欧权贵很清楚,只是他们不戳破,因为于他们有利。

现实世界可以证实上述猜测。根据历史进程,美欧日权贵置本国经济利益而不顾,积极支持中国泡沫,进而演化为庞氏骗局。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体制经济面临生死存亡,美国权贵支持中国体制起死回生。其时,中国给克林顿夫妇大笔的非法政治献金,克林顿联络两党权贵,操作取消对中国的制裁,支持中国加入WTO,冠冕堂皇的理由是,通过支持中国经济增长,让中国从独裁国家,转变为符合世界潮流的民主国家。那么今天,众所周知,克林顿开启的全球化模式,是后来美国制造业陷入衰败的罪魁祸首,而中国在此期间血汗工厂发展迅速。

进入21世纪,在中国金融改革后,美国权贵开始全面支持中国。中国金融改革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央企在香港上市。上市过程中,美国金融机构占大量份额,之后从中获利数千亿美元。自此美国权贵不再提改革中国,而是强调中国经济增长论,进而鼓吹中国经济奇迹论,08年美国次贷危机后进一步提出中国称霸论。这些论调不断加强,逐渐成为世界舆论的主流,西方对中国的投资翻倍增长。美国权贵集团开始利用中国的外储制度,进行大规模金融洗劫,把财富集中到自己手里。

美国权贵从中国获利越多,对中国的支持力度越强。08年美国次贷危机,世界看到美国的没落,中国的崛起。奥巴马上任后,美联储疯狂印钞,奥巴马通过各种法律和总统令,把更多制造业赶出美国。金融和实业资金在流出美国后,大部分进入中国。中国作为中转站,以金融业权钱交换的洗钱模式,换手为美国权贵的收益。美国权贵将资金留在中国,或者转到加勒比等逃避监管的资金天堂。中国金融系统的泡沫越大,美国权贵的金融收益越丰厚,美国权贵集团更加卖力鼓吹中国奇迹。

德日权贵则通过实体经济从中国市场渔利。德国大众作为德国权贵的代表,从1980年代开始即与中国体制结盟,获得丰厚的利益。BBA在中国市场的疯狂增长,代表德国权贵开拓中国市场,进而依赖中国市场的状态。日韩大企业除了开拓中国市场直接渔利外,还在中国直接设厂生产,进而出口到美国,实现日本长期倡导的“雁行经济”模式,压低日韩对美国的真实顺差。中国人在世界范围疯狂采购奢侈品,实现对欧洲权贵的巨大利益输送。得到中国的利益输送后,美欧日权贵操控巨大的金融、教育和传媒机器,不断鼓吹中国奇迹,中国是全世界最充满希望的国家。

权贵的利益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通过金融系统的洗钱机制转移而来。进入中国的资金,绝大部分是各国人民的储蓄资金,以及中小企业的资金。经过中国经济的洗钱机制,变成各国权贵的收益。当权贵通过外储机制,将大量美元换走后,留给各国中小企业和民众的,都只是表面上漂亮的外储数字,仅仅数字而已。
随着中国金融泡沫日益庞大,越来越多人看到风险。其中最直接的风险是,进入中国的资金日益减少,越来越多资金不断换购美元离开中国。这个趋势从14下半年开始,中国外储不断减少。在中国维持大量名义外贸盈余的情况下,外储从14年中期的接近4万亿美元,不断降低到现在的约3万亿美元。如果中国是自由兑换制度,只要出现这样的苗头,会有很多资金选择离开,迅速形成羊群效应,中国外储被快速清空,在两三年前。

15年我曾提出,随着外汇日趋紧张,外汇将以“按强分配”的方式,让领导先走。外储制度作为外汇管制方式,主要保障权贵利益。随着外汇加速出逃,中国体制对民间换汇的打击日益严厉。当较大规模资金想离开中国时,必须跟中国外管局申请,由外管局决定能否兑换。在外储机制下,大多数民众和中小企业的资金即使申请也换不到。其中,政治力量最弱、进入中国最深入的港资和台资,最难将资金转移出境。外汇日益紧缺,日本和德国企业也越来越难。同时,美国权贵直接掌控中国经济命运,提款权得到充分保障。美国金融机构不断通过金融市场操作,持续大规模获利和兑现利润。

中国外汇越紧张,美国权贵越鼓吹中国经济奇迹,以掘得最后一桶金。由于美国权贵利益过于庞大,无法快速出清所有利益,需要鼓动更多资金进入中国接盘。08年次贷危机总爆发前,各金融机构和评级机构异口同声强调并大张旗鼓宣传,次级贷款极其安全。不是他们自己相信次贷安全,而是希望别人相信,这样才好为金融机构手里规模巨大的次贷接盘。同样道理,随着中国外储日益减少,美国权贵越极力操控金融机构、教育机构以及主流媒体,更积极鼓吹中国经济增长和奇迹,引诱民众进场接盘。

特朗普绞索与外储制度破产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并上台执政,美国权贵集团濒临瓦解。特朗普上任后,美国成为世界经济热点,受到世界资金的追捧,开始创造经济奇迹。中国被快速遗忘,经济溃势无法掩盖。随着特朗普绞索逐步收紧,中国外储日益枯竭,外储制度也接近破产。

16年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横空出世,成美国政治版图中最大的变数。在共和党内的初选阶段,特朗普通过个人攻击,轻易把共和党内的权贵代表杰布·布什淘汰。进入大选阶段,希拉里代表美国权贵阶层——包括共和党权贵,调动整个美国大政府机器打压特朗普。特朗普团队则代表地方主义,代表中小企业和广大中产阶级的利益。特朗普团队虽然在综合资源上处于绝对劣势,但靠着重振美国的口号、智慧的竞选策略、锲而不舍的积极行动,最终大选结果完全如我预测,特朗普取得压倒性胜利。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是对美国权贵集团的沉重打击。我在《特朗普风暴》系列开篇,即从各方面分析希拉里所代表的美国权贵集团的势力。虽然希拉里以高贵女神的形象示人,高喊民主自由人权女权口号,获得无脑民众的广泛支持,但希拉里作为美国权贵集团的核心部分,实际上一直窃国叛国卖国,进而试图摧毁美国。随着特朗普与希拉里竞选进入白热化,希拉里的各种丑恶罪恶行径逐渐曝光。美国民众这才睁开眼睛,认识到美国的政治经济环境如此恶劣,纷纷倒向特朗普。特朗普当选总统,是美国民众行动起来,对权贵集团显示力量,让权贵集团无法为所欲为。

特朗普的根本政治力量,是与权贵集团对抗的保守派民众。由于相当部分美国民众一边拥枪,一边捧圣经,美国权贵集团不敢明目张胆卖国和摧毁美国。权贵主要采取两方面措施,一方面在明处,高喊民主平等自由人权,调动乌合之众的力量,从根基上瓦解圣经和美国宪法,剥夺民众的拥枪权;另一方面在暗处,权贵以金融操控为中心,通过经济领域的隐秘操作,实现统治利益。不过权贵尚未实现其系统意图时,特朗普已当选。面对惨败,权贵措手不及,实在不甘心放弃权力。鉴于特朗普基本盘的威慑力量,权贵不敢直接夺取特朗普的权力,只能试图以“通俄门”等政治手段,针对特朗普的政治弱点予以攻击。

特朗普就职后,权贵集团从核心开始瓦解。在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美国大部分经济金融机构见风使舵,倒向特朗普,美联储作为经济中枢,首先倒戈。特朗普在竞选中,攻击美联储大规模印钞,让权贵轻易获利,让美国民众遭受通胀之苦,要求恢复金融正常化。特朗普就职后,美联储立即转变为鹰派立场,开启不断加息的进程,后来更制定雄心勃勃的加息和缩表计划。特朗普提名的新联储主席,则准备执行特朗普政策的意图,在美联储与金融机构层面,部分或全面取消奥巴马时期《Dodd-Flank》金融监管法案。取消监管的重大意义在于,打破大型金融机构对金融领域的垄断,全面压缩权贵集团的生存空间。权贵集团不断失去根本利益来源,无法豢养规模庞大的仆从系统,风雨飘摇。

特朗普自诩为经济总统,其主要手段是吸引资金回流美国。总体上,特朗普对美国内政外交的策略性操作缺乏兴趣,并不在意权贵集团对具体部门的控制,所以特朗普上任近一年,基本没有触动美国大政府系统,各部门基本仍由奥巴马的班底操控。但在主导思想上,特朗普做出关键改变,即从奥巴马时期向世界大撒币,转向从世界各国收费。除了去耶路撒冷,特朗普和彭斯的主要出访,核心词都是收钱。特朗普上任后,一改竞选时批判中国的策略,转而对中国示好,高度称赞中国领导人,根本不提中国的政治经济制度问题。

为了美国经济,特朗普支持中国的政治经济制度,尤其是外储制度。特朗普对中国的核心关注点,是中国的3万亿美元外储。特朗普推行的税改,只有从中国拿到2-3万亿美元资金,加上其他国家的资金汇入,其经济预算才不会出现巨额亏损。特朗普作为权贵集团的圈外人,并不清楚中国外储接近见底的真相,更不理解中国外储制度的作用。当然了,即使中国资金匮乏,只要中国通过外储制度,停止对港台资金、对德日资金、对其他国家的付款,把资金集中供应给美国,特朗普就会热烈欢迎。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实际在强制中国执行外储制度。我在《特朗普绞索》中,对汇率操纵国的问题进行过详细分析。从外储制度的角度,特朗普不反对中国汇率操纵,而是反对中国操纵的人民币汇率贬值。或者直接说,特朗普只是反对人民币贬值。即使自由兑换机制下,特朗普也要求人民币汇率不得贬值。从这个角度,人民币如果想保持汇率稳定,必需实施外储制度。

中国体制深知外储制度危机,试图与特朗普对抗。在体制要求守住底线后,不久又放风,将在未来两三年后实现人民币自由兑换。有人解读为,人民币自由兑换意味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速,中国日益强大。其实,不是傻子的都知道,就中国那点可怜的外储,即使现在实行自由兑换,也分分钟被换光,更别说两三年后。但人们不理解,体制放风人民币自由兑换的目的是什么。实际上,如果了解上述机制就可以明白,体制放风主要是喊话给特朗普听。中国要在未来实施自由兑换,即人民币可以自由贬值,中国不受汇率操纵国的约束。

特朗普的目标是人民币升值,中国的小算盘毫无效果。特朗普根本不在意经济教条,而在乎实效。德日作为货币自由兑换国家,对美国存在巨大的贸易顺差,特朗普政府也将德日置于汇率操纵国观察名单。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占美国贸易总逆差的一半以上,所以特朗普要求人民币必须稳定升值,以缩减美国对中国的逆差。为了缩减美国逆差,即使当前中国是自由兑换机制,特朗普也会支持中国实施外汇管制制度,以支持人民币升值。特朗普这个要求,传承于里根经济学,仿效在《广场协议》中,美国要求日本实施日元升值,以缩减美国对日本的巨额贸易逆差。

特朗普在支持中国外储制度本身的同时,从根本上摧垮外储系统。中国外储制度是个威力巨大的工具,支持过去二十多年的中国经济奇迹,这个工具运用的前提是中国有外汇可以储备。在过去二十多年,美国权贵操控世界经济,给中国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实现外储制度操控下洗钱和提款的目的。特朗普从经济上瓦解美国权贵,供应中国的资金枯竭。同时特朗普还希望通过中国的外储制度,让中国给特朗普的各种政策输血,实现特朗普做伟大总统的梦想。外储系统失去资金输入,还必须保障输出,资金必然快速枯竭。没有资金,外储系统只是废品站。

特朗普当选总统第三天,即以侯任总统身份展开工作,推动资金回流美国。特朗普的第一个动作,是主动打电话劝说某美国企业,把生产线和1000多个工作岗位留在美国。当时,奥巴马嘲讽特朗普说,船已出海,这个企业已经决定搬迁到墨西哥,不可能再呆在美国,特朗普完全是无用功。但是特朗普在打电话后,美国企业决定留在美国。这种以总统身份,为了1000多个工作岗位就打电话给人家总裁,可以说是史无前例,对美国工商界和中产阶级带来极大震撼。在富士康投资美国的签约仪式上,美国总统、副总统、议长、州长悉数出席,再次以美国史无前例的阵势,给台湾商人郭台铭以众星捧月的欢迎,向国际企业界展现美国政府的亲商姿态。

特朗普每一天的新闻,都在影响世界经济,吸引资金大规模回流美国。3月初,特朗普上任不久,我在《特朗普的眼球经济》一文中强调过,我对“全世界的美元很快将像潮水一样回流美国”的预测,并对特朗普的眼球经济机制有过概述。我还明确,当特朗普创造出巨大的眼球经济吸引世界工商业的注意力后,人们将不再关注中国,中国的经济奇迹将很快被遗忘和抛弃。

今天,眼球经济成为现实,特朗普风暴效应日益增强。特朗普上任后,在推动主要政策上屡屡受挫,但特朗普在转变美国导向上起到的重大作用,民众最终认识到,特朗普是打垮权贵集团的唯一人选,整体对特朗普的支持越来越强,也给工商业更强的信心。随着大量资金回流美国,美股屡创新高,进一步吸引资金回流,而中国A股投资者看着中国股市唉声叹气。美国房地产日益火爆,越来越烫手,七八月份甚至出现无房可卖的盛况。与之相对应,中国房地产从京沪开始进入塌方式大崩盘。美中股市和楼市的对比,无法让人再相信中国经济奇迹,或者说顾不上中国奇迹,投资者急于跑步进入美国,参与到轰轰烈烈的特朗普风暴中。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绞索不断收紧,以榨取中国外储的剩余资金。美联储加息缩表以及汇率操纵国问题,导致外储无法再获得低成本的资金,同时加速资金流出中国。这些行动是为特朗普税改做准备。一旦税改通过,尤其是资本回流税大幅降低,特朗普预期的大资本付诸行动,把海外利润汇回美国。中国是美国的主要资金目的地,也是利润回流的主要来源地。特朗普预期2-3万亿美元的利润回流,主要来自中国的3万亿美元外储。所以特朗普必然对中国提出要求,让中国提供一切可能的措施,支持配合美资回流。特朗普不关心中国什么制度政策,也不关心中国怎么弄到钱,只关心中国怎么交钱给美国。

资本回流美国,是特朗普经济学的重中之重,是特朗普目标伟大总统的最核心部分,绝不能有丝毫折扣和妥协。特朗普作为商人,具有明确的底线,即基础目标值。为达到底线,特朗普可以说任何好听的话,配合各种表演,暂缓各种敌对行动。特朗普的基础目标值,就是美资在中国的2万亿美元投资收益回到美国。如果中国不配合特朗普的资金回流政策,甚至阻碍美资从中国撤出,特朗普会立刻翻脸。

当特朗普的底线和中国体制的底线抵触,只能是中国体制底线被打垮。一方面,中国体制即使掏空所有家底,也拿不出2万亿美元给美资回流,根本无法配合特朗普政策,只能起阻碍作用。另一方面,中国拿不出钱导致特朗普税改失败,威胁到特朗普的执政地位,以及伟大总统的梦想破灭,特朗普绝不容忍。届时,特朗普将全面解决中美贸易失衡问题,包括重新动用汇率操纵国,并且实施贸易制裁措施。汇率操纵国是整体贸易制裁措施,贸易制裁主要指具体领域的制裁措施。通过解决贸易失衡,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将快速消失,中国的日常外汇来源全面断绝,中国外储瞬时崩盘。

守住底线是体制的最后挣扎

在特朗普风暴改变世界潮流时,中国人仍然固守旧模式,以小聪明应对大趋势,走向绝境。美国大选中,中国体制错过最后一个自救机会。特朗普上任后,体制还想像过去一样,耍点小聪明,用点小贿赂,收买特朗普,并一度以为小手段奏效。体制忽略特朗普绞索不断收紧的大势,拖拖拉拉中把家底输光。作为绝命挣扎,中国体制大举抬高香港股市楼市,消耗香港外汇基金,让香港做大陆体制的陪葬品。

只有寥寥无几的人知道,中国金融系统是以外储制度为基点,帮助美欧权贵洗钱的机制。当美欧媒体与中国媒体一道鼓吹中国崛起论,几乎所有人信以为真。无论新掌权的红二代,还是技术官僚,都只看到经济增长、巨额外储和世界追捧,意识不到经济金融的根本危机。

随着经济金融危机爆发,体制日益依赖印钞解决问题,加速外储消耗。从14年下半年开始,随着资本流入中国减少和实体经济走向末日,外储持续减少,危机已经出现苗头。15年股灾后,国内金融危机爆发,而印钞是体制的万能解决方式。印钞加速消耗外储,逐渐压垮外储机制。

沉浸在盛世中的中国人,不理解危机的内涵,更不了解危机的严重性,甚至认识不到危机,更感觉不到危机的存在。认识不到危机,就没有改变的欲望。缺乏对危机严重性的认识,就没有动力彻底变革。

特朗普风暴刮起时,中国体制高枕无忧,遥望太平洋对岸的政经大戏,以嘲讽和看笑话的态度对待特朗普。中国体制的看客态度,让自己失去最后的自救机会。

我在《特朗普风暴》开头全面分析美国形势,明确特朗普竞选的背景以及特朗普对于拯救美国的意义。希拉里代表权贵与仆从集团,包括政府、经济金融、文化教育、高科技、传媒等庞大的系统。这个系统极力美化希拉里,同时极力丑化特朗普。权贵集团以为控制着拥有长期政治经验的希拉里,依靠世界范围内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凭借大选初期两位数以上的优势,可以轻易碾压政治菜鸟特朗普。特朗普则代表保守派和中产阶级民众,与权贵集团展开对决。

中国上下都认为希拉里躺赢,把特朗普当小丑。无论中国的体制内权贵,体制边缘的富商,还是体制外的公知,都以为美国保守派民众,像中国奴隶一样贪婪愚蠢懦弱,需要权贵领导和公知代言才能生存。中国体制冷静的通过企业和其他机构,为希拉里提供巨额政治献金,继续维护20多年来的亲密合作关系。体制外的中国公知则上窜下跳,与CNN等民主党喉舌一起战斗。作为捍卫自己的回报,希拉里给中国公知发放各种补贴和活动经费。

希拉里的资金优势增强中国人的信心。中国人一向坚信有钱能使鬼推磨,虽然羡慕美国的民主自由和选举制度,但真正落实到具体事件上,中国人还是相信钱能解决一切。希拉里处处大手笔,竞选整体花费高达20亿美元,还不包括媒体一边倒式报道的隐含成本,创造了美国史上最昂贵的竞选纪录。反观特朗普阵营,处处节俭能省就省,后期由于遭到共和党建制派的暗算,竞选资金接近枯竭,差点创造美国首个总统竞选破产的纪录。单从资金对比上,希拉里就稳坐钓鱼台。

体制的过度自信导致错过最后的自救机会。如果中国体制能意识到,中国经济金融已经陷入根本危机,必须进行根本的坚决改革才能保住外储;如果体制能理解美国社会的内在状况,特朗普所代表的力量必然打败权贵集团,特朗普必然当选,重新考虑在美国大选中的立场,不至于在决定美国未来的世纪大选中站错队。

中国体制的正确选择应该是,站在特朗普一边,帮助特朗普打垮希拉里。16年9月中至10月初,特朗普看似面临绝境时,中国可以突然采取人民币大贬值的举措,例如把美元兑人民币从6.9贬到50以下。这样一来,中国国内经济崩溃,同时消灭绝大部分外债,保住一部分外储。在外部,美国经济金融跟随崩盘,民主党垮塌,特朗普轻松当选,中国间接支持特朗普竞选获胜。特朗普是爱憎非常分明的人,以后必给中国一条生路。

中国体制错误站队断掉未来。在美国大选中,即使希拉里上任掌控权力,重启大规模印钞,支持中国外储,但中国内部危机已深入骨髓,全面崩盘只是早几年晚几年的事。残酷的现实是,特朗普取得压倒性胜利时,中国已经满盘皆输,死路一条。

特朗普当选后,中国仍心存侥幸。特朗普当选后,中国仍然保持与民主党相同立场,一边警告特朗普合作才是唯一出路,一边希望民主党奥巴马阻止特朗普上任。特朗普顺利上任后,中国又寄望特朗普被弹劾。直到中国看到特朗普势不可挡,才无奈回到老路子,找关系送贿赂,妄想像买通克林顿夫妇一样收买特朗普。中国体制从伊万卡夫妇身上打开突破口,成功实现破冰,萌发新的希望。

中国以为找到机会,并不理解特朗普的真实心理。特朗普作为政治菜鸟,以为政治与经商类似,上任后面对权贵集团政治狙击,直接找不到北。我在《特朗普风暴》中对特朗普的政治幼稚病有过详细分析。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很自然的转向在竞选中立下汗马功劳的宝贝女儿伊万卡。当中国试图给伊万卡进行利益输送,特朗普从不希望女婿库什纳破产的角度,对中国的态度有所好转,给了中国更多时间。但是,特朗普准备做美国总统已经数十年,还想做伟大总统,特朗普绝不会为任何人——包括心肝儿伊万卡,违背自己的政治承诺。随着执政时间推移,特朗普快速成长,将对中国的友好与朝鲜问题捆绑,自然弥补过去的政策缺陷,对中国的容忍值也越来越低。

我反复强调,特朗普风暴是美国大势逆转的象征。我在《特朗普绞索》中明确,特朗普绞索将在汇率操纵国、美联储加息缩表、资金回流美国和中美贸易平衡四大方面,卡紧中国的外汇资金来源,并耗光中国外储。美联储加息缩表,在特朗普竞选大胜后,金融业倒向特朗普,已经积极实施。特朗普上任后,并没有积极使用汇率操纵国手段,没有直接卡断中国经济来源,只是将其作为被动选项,堵住人民币贬值的后路。美国股市楼市日益火热,大量资金流入美国。随着特朗普的政治力量日益增强,促使共和党建制派加快速度,分别通过各自的税改法案,预期将有数万亿美元回流。特朗普与中国打交道近一年后耐心耗尽,对中国人的空头支票越来越不耐烦。在两院合并税改法案并提交特朗普签署后,特朗普将重点针对美国贸易逆差,尤其是对中国的贸易逆差。特朗普近日否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意味着动手的时间临近。美国贸易制裁工具箱里有大量工具,可以根据美国经济需求进行相应的贸易制裁,以达到中美贸易平衡的终极目的。

中国人满脑子投机取巧,不断消耗宝贵的时间,被动应对美国大势。体制找关系在库什纳夫妇身上下功夫,依稀看到进展,侥幸心理日益浓厚。特朗普大选获胜后,中国体制坚持继续大印钞,支持房地产涨价去库存,对美联储12月加息不管不顾不在乎。进入17年,美联储3月加息,体制被迫对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限购,同时刺激三线城市以下房地产销售;6月加息,体制在7月被迫提出守住底线,加大对房地产控制,但仍支持股市上涨;10月开始,美联储连续缩表,体制在19大后全面卡住房贷、各种消费现金贷,并提出应对金融危机的措施。美联储12月也将加息,税改法案通过和实施日近。在目前形势下,体制除了开启大规模银行破产倒闭之外,其他措施都难以有效应对。

时间之所以如此宝贵,是因为外储分分钟消耗。外储从14年下半年开始减少,到16年初人民币离岸市场激战,已经出现非常危险的信号,说明人民币大幅贬值的时机成熟。此时,中国体制需要考虑保住外储,金融急刹车,让市场资金枯竭,外汇难以离开中国。更重要的是,16年初特朗普即初现胜相,上任必对中国开刀。但中国体制无论对内还是对外,都毫无知觉,不及时卡紧外汇,导致16年是权贵对外投资、外汇出逃最疯狂的一年。特朗普在11月竞选大胜后,体制仍然大规模印钞。即使美联储强硬地一步步加息缩表,体制也只是逐渐减少印钞,不舍得下狠手。每一天每小时每分钟的被动和拖延,都在创造更多的时间,支持更多的资金逃离中国,加速消耗外储。
外储陷入危机,体制压制结汇和拼命借美元债,掩盖外储接近枯竭的真相。08年起,巨额外资进入中国,中国坐享外汇红利。12年后,主动进入中国的资金无法满足中国的需求,中国积极扩大吸收外汇的手段,一方面,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企业加速在美国上市的步伐,在美国金融市场更多圈钱;另一方面,房地产公司在香港发债的规模日益扩大,从香港市场圈钱。中国还大力推行人民币国际化,以吸引更多交换资金,扩大人民币在国际市场的流通量。16年初,大量资金从香港撤退,甩卖离岸人民币导致人民币贬值。为了维持人民币汇率,央行抛售巨额美元,把离岸人民币几乎买光,人民币国际化就此夭折。自此,外储中的资本项目真实赤字不断扩大,即使算入经常项目的数千亿美元顺差,也难以平衡。为保外储,中国体制死死卡住外资企业资金换汇出境的需求。国际上,中国在亚非拉大撒币的行为急剧减少,一带一路久不见实质大动作,与此同时,却不断增加股票在美国和香港上市规模,并持续增加在国际市场的借债规模。

随着美联储加息和缩表升级,中国借债难度日益增大,迫使国家亲自出来借钱。17年10月27日,美联储开始缩表当日,中国发行20亿美元的主权债——中国手握3万亿美元外储,发行区区20亿美元的债券,明显不符合GDP第二大国的身份。20亿美元畅销后,国开行立即升级,拟发行300亿美元的类主权债。当中国体制大财主不惜亲自出马借小钱儿,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外储的真实状况。华为作为红顶企业,主要依靠体制对外援助款项收益,也破纪录发十几亿美元的债券。阿里巴巴不断在美国和香港上市圈钱,11月也计划发行70亿美元债券。根据彭博社,17年上半年,中资发行美元债1682亿美元,比2016年同期翻了三倍。中国急剧卡断权贵对外投资,并以主权债和代表企业债从国际市场借钱,表明中国体制在针对外储采取最后措施。

中国为应对外储危机,把香港卷入中国经济金融系统。香港作为特别行政区,本来属于经济独立区,是中国与世界金融对接的主要中转站,香港也有自身的外汇基金(外储)。香港由制造业加贸易港,向金融贸易港转型后,在经济上日益依赖大陆。尤其在近年,香港经济几乎完全依靠大陆,基本失去金融独立性。更重要的是,香港行政首脑越来越投靠大陆,香港体制日益向大陆转型,使香港金融隔离带形同虚设。大陆体制通过掌控香港金融机构的控制权,把香港金融系统变成大陆的实质提款机。大陆在香港发行的股票和债券,大都由香港资金消化,即香港的资金为大陆大量的黑洞填坑。

香港的债务随大陆在香港融资规模增加而大幅攀升,陷入实际破产。在香港向金融港转型为大陆服务后,外债不断上升。04年,香港外债刚突破4000亿美元,到17年6月,香港外债接近1.5万亿美元。按照香港16年GDP 321亿美元,债务与GDP比值达到467%,位居世界前列。到17年10月,香港外汇基金4万亿港元,接近5130亿美元。外债与外汇基金的差额近1万亿美元。按照香港17年中统计人口约740万,人均担负债务13.5万美元,以美元兑港币汇率7.81计,人均百万港元。

这里必须说明的是,香港债务增长趋势,与大陆在香港融资规模紧密相关。04年开始的香港债务大幅增长,与当时国企加速在香港上市走势相同,随后香港外债爬山式上升。其中香港债务增长停滞或缩减的08-09年、11-12年,15-16年,都与大陆股灾的时间相吻合。08年大陆股市崩盘,上证指数跌幅约为四分之三,香港债务则出现时间长、幅度明显的停滞和总债务下降走势。这可以解释为,当大陆股市暴跌,大陆股票对香港市场吸引力下降,股票上市和借债都陷入低谷,香港不必借债买大陆股票和债券,因此出现债务增长停滞甚至下降。

香港债务增长的数字说明,大陆能维持外储,与从香港大规模借贷,快速增加香港外债有直接关系。16-17年中,香港债务陡峭上升,不到一年半增加近3000亿美元。这意味着,大陆维持外汇最后底线的方式,是以牺牲香港金融的最后安全为代价。

香港股市楼市暴涨,香港金融危在旦夕。特朗普大选获胜后,美股开始新一轮大牛市走势。几乎相同时间,大陆资金大量涌入香港,大举推高港股和香港楼市。推高股市楼市的动机可能有两个,一是中国楼市和股市无法推高,只好推高香港股市,形成与美股和美房相匹配的涨幅,吸引资金驻留,减少资金大规模流向美国的欲望,防止香港因为资金大量流失而突然破产;二是大陆资金极力推高股市楼市,为规避大陆外汇管制,进一步洗钱逃离香港,其中内房股疯涨意图最明显。不管哪种动机,在股市楼市高涨后,一些楼市和股市的持仓开始大举套现,包括李嘉诚400亿港元出售中环商厦,摩根大通出售平安H股套现100多亿港元。这种高位套现是凶猛收割香港财富,进一步加剧香港危机。

资金离港潮随时爆发,将引发香港股市楼市暴跌,以及港币大幅贬值。对香港来说,股市楼市的市值,与港币汇率相互矛盾,不可能高股价高楼价和稳定汇率并存。本次股市和楼市暴涨的结果,不仅仅是股市楼市重新暴跌,更会带动港元大贬值。随着美国加息和特朗普税改接近实施,无论是早已在香港股市楼市的投资,还是大陆洗钱套现的资金,都会加速套现,然后大规模离港。由于大陆进入香港的资金接近枯竭,香港失去新的资金注入。一旦大规模套现开始,股市和楼市将完全失去支撑,从暴涨变成暴跌。套现资金换美元离港,香港金管局大出血。金管局的外汇基金中,在股市楼市债市中有部分投资头寸,本身将因为市场暴跌而遭受损失,财政司司长还表态,将留一部分作为保命钱。因此金管局可供兑换的外汇数量很少,当大量资金要求离港时,港元对美元必然大幅贬值。

香港金融系统塌方后,大陆外储也面临绝境。香港是大陆金融的桥头堡,是中国外储的真正的最后的底线,大陆体制对香港金融不保将无能为力。如果保香港金融,必须股市楼市汇市一起保,最低限度也得归还香港的欠账。即使香港债务缩水一半,也要5000亿美元。中国外储本来靠香港的资金支持才挺到现在,香港自身不保已经是对中国外储的沉重打击,再让中国外储拿出5000亿美元支援香港,无疑于痴人说梦。当香港金融失守,资金不会再进入香港,更不会再进入大陆。而且,香港资金外逃,会带动大陆资金恐慌外逃。外汇来源已枯竭,逃离资金再疯狂流出,中国外储将瞬间清零。

外储危机爆发后,中国将面对来自特朗普的致命压力。美国企业无法换汇,必然会寻求特朗普总统的帮助,特朗普绝不会袖手旁观。中国体制对特朗普的态度,先是无视,再是敌视,现是欺骗,特朗普只会以极其强硬的态度要求中国付款。或者说,特朗普可以为补偿美国人在中国的投资亏损,对中国不择手段。

中国体制走到今天,一错再错,山穷水尽。随着特朗普不断收紧绞索,中国体制很快会看到中国的外储清空,外储制度瓦解,金融底线支离破碎。

2017年12月3日

外储枯竭:金融核心崩解”有27条评论

    1. 天天意淫!
      首先外厨不是枯竭,而是在减少,其次,外厨无论多烂国民无论生活多苦,官僚资产阶级和权贵阶级的利益都是只会越来越大贪婪无止境的!因为人民越穷他们才会越富有!

  1. 恩恩,中国马上崩溃。。。睡到明天一定会崩溃。不崩溃狗粮就没得领了。
    楼下都是单细胞。帖子结了、

  2. 还是货币战争的套路,哪还有人信这东西,天朝体制只为天朝权贵服务。

  3. 有十三亿忠实的臣民垫底,中国金融的活水永不枯竭

    那些唱衰中国的都是放屁,打死也不信中国经济和金融会崩溃

    鲜红的太阳永不落
    美国减税不是医治百病的神药,习大大的智慧足够应对任何挑战
    中国是最大赢家,中国一直是赢家,中国永远是赢家

  4. 没有支点的软文,观点没有实例的情况,最好还是拿常识做噱头。 你要说,自由兑换是国际化的基础核心,这到是有人看看。

  5. 老调重弹

    腻歪喇

    中国都“崩”过多少次了?你数过没?几十年唱衰中国,说中国就要崩了,眼瞅着要崩了,崩个屁!还活得好好的呢,而且越活越带劲了,根本没丝毫的崩的迹象啊

    今后再崩中国,再来屁崩我朝,请悠着点!

  6. 人民币就靠外储美金支撑
    改革开放打工三十年
    所以别yy超美了

  7. 匿名 :
    人民币就靠外储美金支撑
    改革开放打工三十年
    所以别yy超美了

    什么崩溃 或是崛起都是假的
    因为从一开始 你国就是美金体系的一部分
    就连俄国卖天然气 也只敢收美元 你叫他收卢布他还不愿呢

  8. 神州账面还有托管在美联储的1万亿美债,川帝可冻结这个账户,再拿这部分美债补偿美国企业的撤资。
    而这个账户被冻结,即等于神州外储体制的灭亡。

  9. 匿名 :

    匿名 :
    人民币就靠外储美金支撑
    改革开放打工三十年
    所以别yy超美了

    什么崩溃 或是崛起都是假的
    因为从一开始 你国就是美金体系的一部分
    就连俄国卖天然气 也只敢收美元 你叫他收卢布他还不愿呢

    普跌出口不要卢布
    大傻出口不要冥币

  10. 匿名 :
    老调重弹
    腻歪喇
    中国都“崩”过多少次了?你数过没?几十年唱衰中国,说中国就要崩了,眼瞅着要崩了,崩个屁!还活得好好的呢,而且越活越带劲了,根本没丝毫的崩的迹象啊
    今后再崩中国,再来屁崩我朝,请悠着点!

    老调重弹
    腻歪喇
    资本主义都“崩”过多少次了?你数过没?一百五十年唱衰资本主义,说资本主义就要崩了,眼瞅着要崩了,崩个屁!还活得好好的呢,而且越活越带劲了,根本没丝毫的崩的迹象啊
    今后再崩资本主义,再来屁崩美国,请悠着点!

  11. 楼主从不同的侧面解读了王八朝现在的惨样及以后的发民方向!
    还是很独道的,顶楼主!
    顺便问一下,屁民现在该怎么办?

  12. 狗屁不通,胡搅蛮缠。人民币全部都跑去兑换美元? 瞎鸡巴扯

  13. Theoretically or realistically what the author predicted wouldn’t occur in next 5 years at least. There is no solid base to support those conclusion. The author’s academic perspectives was extremely narrow. But he fooled his readers through those well covered vast piling up social facts.
    Political regime change doesn’t necessary through radical social crisis, full stop.
    In 21 century, lifting social Productionalization is the most efficient and effective route. It happed Capitalist driven world such as German, Japan then Taiwan and South Korea; but it will appear as result of “Cold War”. The true result is yet to come but very soon. If I predict it won’t be longer than 2 decades.
    理論上或實際上,作者預測至少在未來5年內不會發生。沒有堅實的基礎來支持這些結論。作者的學術觀點極其狹窄。但他通過那些覆蓋廣泛的社會事實來掩蓋他的讀者。
    通過激進的社會危機,政治體制的改變不是必要的,句號。
    21世紀,解除社會生產化是最有效和最有效的途徑。資本主義驅動的世界,如德國,日本,台灣和韓國;但會出現“冷戰”的結果。真正的結果還沒有到,但很快。如果我預測它不會超過二十年。

  14. 匿名 :
    老调重弹
    腻歪喇
    中国都“崩”过多少次了?你数过没?几十年唱衰中国,说中国就要崩了,眼瞅着要崩了,崩个屁!还活得好好的呢,而且越活越带劲了,根本没丝毫的崩的迹象啊
    今后再崩中国,再来屁崩我朝,请悠着点!

    悠着点 别带劲死了

  15. 由于中国人口多质量低,形成自然资源和高技术产品的对外依赖,由此产生的外汇需求又会产生外部市场依赖,中国由人口过多引起的这种外部依赖,不会让中国人有太多尊严,只能嘴硬心虚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