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共顶级战略家、习近平密友王沪宁

北京——在中国文化大革命的灰暗日子里,他是名出色的学生。他访问过美国,但并没有被它的民主打动。后来他获得提携离开学界,在北京残酷的政界一步步向上爬。

上周,他没有出席特朗普总统与习近平主席的会晤,但几乎可以肯定,他的想法和建议帮助塑造了这次会晤:中国共产党领导层中几乎没有人像王沪宁那样力促中国超过美国。作为一位精明的战略家,他从幕后辅佐过中国的三位国家主席。

在特朗普让他的顾问们互相争斗、让人们对美国在亚洲的未来产生怀疑之际,王沪宁已经成为习近平最具影响力的一位密友,他给中国与美国的竞争设定了坚定的愿景和目标。

63岁的王沪宁曾是一名大学教授,后来成为共产党的理论家。他一直主张,在忍受外国势力一个世纪的羞辱之后,中国需要一个强大的威权政府来实现国家的伟大复兴。他曾帮助塑造了习近平带领中国进入一个支配全球的“新时代”形象,让整个社会处于党的严密控制之下。

他的努力得到了认可。上个月,他获得提拔,加入了权力最大的七人政治局常委——尽管他从未担任过省部级领导。现在,他是共产党的顶级理论家,也是习近平新威权统治风格的主要阐释者。

有些人把他的影子角色(不是他的思想)与特朗普的前顾问斯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或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的顾问卡尔·罗夫(Karl Rove)相提并论。

不过,王沪宁曾辅佐过多位领导人,他不仅塑造了习近平的观念,也包括他的两位前任胡锦涛和江泽民的观念。在中国转变为美国地缘政治对手的过程中,他为证明中国一党统治的合法性起到了关键作用。

“人们称他是三位最高领导人背后的大脑,”华盛顿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中国问题专家孙韵说。

20世纪80年代末,王沪宁还是上海的一名年轻教授,因为倡导“新威权主义”而获得了关注。他认为,像中国这样又大又穷的国家,需要一个铁腕来推动现代化发展,然后才能考虑转变成一个民主国家。

其他人都认为,没有民主,中国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现代化——这种观点后来引发了结局不幸的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但是王沪宁在1988年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一个开明的独裁政府能“高效分配社会资源”,“促进经济快速增长”。

“他支持现代化,认为中国需要强大的政治领导力,”上海复旦大学的国际关系教授、王沪宁曾经的学生任晓说。“他依然这样认为。这是他的坚定信念。”

习近平是几十年来中国最强势的领导人,王沪宁将他视为意识形态上的灵魂伴侣。据信,王沪宁帮助起草了习近平的主要口号,包括上个月被载入党章的那句口号——“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它将习近平擢升至和毛泽东一样高的地位。

和毛泽东实现中国独立、邓小平实现中国繁荣一样,习近平曾誓言要实现中国的伟大复兴。在王沪宁的帮助下,他集中权力,加强对社会的控制,并强调有必要通过一场全面反腐运动来牢牢控制共产党本身。

对外界来说,他们传递的是一种民族自豪感:中国走上了一条与美国不同的发展道路,期望有朝一日能超越美国。

20世纪80年代,中国实行开放之后,很多中国人把目光投向西方,寻求灵感;但根据王沪宁的著作以及认识他的人的说法,王沪宁在两次访问美国之后,认定美国不是中国的榜样。

“如果多元化意味着多党制度或西式选举,那么他认为那种制度不适合中国,”任晓说。

王沪宁在一本名为《美国反对美国》的书中记录了那两次访问。他在书中尖刻地描述了1988年乔治·H·W·布什(George H.W. Bush)和迈克尔·S·杜卡基斯(Michael S. Dukakis)的总统竞选。他还驳斥了一种观点,那就是,美国是一个提供平等机会的国家,人人都可能成为总统。

王沪宁出生在中国东部的山东省,那里是孔子的家乡。少年时期他体弱多病,因此在毛泽东毁灭性的文化大革命期间,他得以不用像很多年轻人那样,从事繁重的农活。他学习了法语,那成为他的第一外语。

师从著名马克思主义学者陈其人的王沪宁转向西方政治思想的研究。30岁时,他成为上海复旦大学最年轻的教授,再过几年又成为法学院院长。

“他教过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法国大革命,还有一点美国革命,《联邦党人文集》中文本,”任晓说。

从一系列有关复旦大学辩论队1988年前往新加坡参加比赛的文章来看,作为辩论队的教练,王沪宁会在练习期间拿着一根塑料棍子站在旁边,作势逼迫学生更加努力,但他从来没有打过他们。

就人性本善还是本恶的辩题,他指导的代表队以5比0的比分打败台湾大学。(王沪宁指导的代表队的持方是人性本恶。)

后来回忆起这次新加坡之行,王沪宁写道:“西方现代文明可以带来物质繁荣,但不一定造成人格升华。”

王沪宁曾随年轻政治学者代表团参观过十多所美国大学,其中包括哈佛、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和艾奥瓦大学(University of Iowa)。

“他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人:年轻,表达清晰,擅长理论争辩,”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级研究员迈尔斯·卡勒(Miles Kahler)说。他第一次见王沪宁是80年代初在上海,后来又在加州见过。

“他肯定怀疑中国向西式民主发展是否明智,”卡勒接着说。“王沪宁没有假装认同对美国的崇拜。”

1989年春,当亲民主运动在天安门广场爆发并蔓延到中国各大城市时,王沪宁同上海的示威活动保持了距离。

在随后的血腥镇压结束两个月后的一封信中,他告诉卡勒,他的一个学生在“最近的事情”中“太过活跃”,去不了美国了,但他没有说太多。

不久后,王沪宁被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招致麾下,从此步入政坛。镇压活动结束后,江泽民成为中国的国家主席,他被江调到北京。在工程师和官僚为主的党内领导层中,王沪宁作为少有的学者显得很惹眼。

王沪宁的第一个职位是党内智库机构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组组长。后来,他被提拔为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2002年江泽民退休后,王沪宁再次被提拔进入党内掌握重权的的中央书记处。这是一个为政治局服务的官僚机构。在此期间,他继续担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在为江泽民的继任者服务十年后,王沪宁转而效忠于习近平,成为这位雄心勃勃的新领导人的忠实顾问,也是其进行外事访问时的重要随行人员。

2013年,当习近平访问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启动意在投射中国实力的“一带一路”计划时,王沪宁也在现场。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发布的习近平照片,需要经过坐在观众席中的他的认可。

王沪宁随习近平和他的前任又去过美国几次。每次他都按照党内高级官员的严格规定,避免接触美国同行。

2015年,在美国国务院为习近平举行的一场午宴会上,王沪宁与曾在比尔·克林顿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中负责中国事务的李侃如(Kenneth G. Lieberthal)不期而遇。

“我问下次去北京的时候是否能和他见面,他暗示自己现在在‘内部’工作,因此无法见我,”李侃如说。

《纽约时报》中共顶级战略家、习近平密友王沪宁”有29条评论

  1. 你以为吃个面包就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吗? 为什么鑫胖在西方留学却是个血腥独裁者。如果说辅佐一代“明主”成就所谓大业是读书人的最高荣誉, 那么无疑王沪宁做到了。 不过以王沪宁的新权威主义而言。 他不过是辅佐一个新“皇上”罢了。 当然在中国是有一定市场的。 因为中国从来是在一座井里。 井够大。 可以自我欣赏。

  2. 匿名 :
    @中国驻联合国特名全权大使
    中国驻联合国特名全权大使
    特名全权大使
    特名全权
    大傻,你妈喊你回去补补脑子。

    大傻去找你老婆去了, 你快回家看看去。

  3. 匿名 :
    @中国驻联合国特名全权大使
    中国驻联合国特名全权大使
    特名全权大使
    特名全权
    大傻,你妈喊你回去补补脑子。

    大撒币有没有洒你妈臭逼上,三聚奶喝大的二逼货

  4. 匿名 :
    @中国驻联合国特名全权大使
    中国驻联合国特名全权大使
    特名全权大使
    特名全权
    大傻,你妈喊你回去补补脑子。

    草你妈逼, 傻逼五毛!

  5. 匿名 :
    @墙外楼党委书记
    大使你要是不会来,书记可吃完了啊。
    大使, 快点,快点。。。。书记都在舔碗了~

    你大大和麻麻已经吃饱了, 你们也一起来, 吃完大家要撸起袖子大干哦!

  6. @习大大
    你就换来换去,也就和书记大使一体三面,为了一大碗劲头可足了。
    书记, 快来看啊,”习大大“在抢大使的大屎啦

  7. 哎,看到国内的青年们被境外势力毒害,我忧国忧民夜不能寐

    想我17岁下南洋,走南闯北东西东西漂泊,最有资格说,西方世界都是骗人的假象

    这么多年闯荡下来,中国是最好的国家,最好的前途,最好的体制,

    只可惜国内的青年们被深深毒害,蒙闭了双眼,受到蛊惑而愤世嫉俗不满现状,

    中国的青年们,睁开眼睛看世界! 别像我老来还后悔当年没有留在祖国!

  8. 人性本善还是本恶的辩题——————————并不是人性本善或本恶的问题而是这个地球上有些人天性为善做好人做善人,而有些人天性为恶作恶人,而有些人冷眼旁观善人被恶人欺压霸凌做壁上观无动于衷,这些作壁上观的梁上”君子”还以为今后不会也发生那样被恶人欺压霸凌的事件,那段名言怎么说来着,最后再没有人替我说话了.是的,这帮作壁上观的傻子白痴还以为自己可以置身事外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他们头上呢,真的是做梦还没睡醒呢,哈哈哈哈.这世界上总有些猪, 走进屠宰场, 不偷不抢不反抗.
    就以为人类会大发慈悲, 不去宰它吃它.
    它们不太了解, 人类建立屠宰场, 就是为了吃猪肉.
    吃猪肉可不是因为痛恨猪, 而单纯只是想吃而已.这帮傻子白痴以为自己搞绥靖搞妥协恶人们就不会过来弄你欺压你霸凌你,殊不知欺压霸凌只不过是这帮恶人的天性而已(就像上面说的那样人类只是想吃猪肉而已),善人们被弄死弄残没人弄以后就该轮到他们被弄了.
    只有地球上所有善人联合起来屠杀掉所有恶人才不至于发生像日本那样发生全面衰退的事情.

  9. 匿名 :
    纽约时报若不是共产党办的,咱五毛两字倒过来写。

    共匪只是给了不少广告而已,你以后得重新练练五毛这两个字的倒写版了。

  10. 匿名 :
    五毛怎么和他们的大大抢屎吃?!

    你莫以为五毛都是苕!“乌鸦笑猪黑,自己黑不觉得”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