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作者: 猫爸

今天早上爬起来,坐在桌边,边吃煮鸡蛋,边翻开一本叫《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副标题: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声音,作者是前年刚获得诺贝尔文学家的白俄罗斯女作家S.A.阿列克谢耶维奇。其实这本书买了有半年了,前几个月还看过一部分,但当时心情很不好,没有看下去。因为年初我的阑尾炎后遗症旧疾发作,到医院急诊,半夜,只有几个没有胸牌的实习医生在那接诊。我按照自己二十年的经验,跟他们说病情状况,要求输液消炎。但得到了是一脸冷漠,一定要我去做CT,否则不给用药。我不想做辐射特别大的CT,而且知道自己是老毛病,根本不需要这样的繁琐检查;但当时痛得厉害,孤苦无依,只好接受了,结果也没有查出什么,还是按照我的经验做,输液,像以前那样,一天就恢复正常。最后搞得心情很不好,我感觉在这个国家,人都是被当牲畜来对待的。你有什么意见,丝毫不重要,你没得选,无论怎么样,你只能接受。一个在日本生活的朋友说,她最近做手术,在日本医院,医生护士态度好得让人像在做梦,当然是美梦。你要是提出顾虑,说不想做哪项检查,医生一定会认真聆听,并且想办法换一种你能接受的,除非现有技术毫无选择。在日本,物价不便宜;但医疗不贵,绝不会让穷人觉得贵而不敢去医院。他们是怎么做到的,真是个谜。(当然,我估计说到这里,又会有很多声称长住日本的人来驳斥我,骂我。不过我更相信我的朋友,而不是你)。而在中国……当然,医生到了社会,也被其他职业的人当成牲畜。大家互为牲畜,但一点不妨碍他们在看到一个很普通的新闻时,突然群起跳起来,吼叫‌‌“辱华‌‌”。我经常想,我们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看到书中谈到的辐射惨状,就想起了被迫做的CT,实在看不下去。但今天偶然又翻几页,赫然看到一段,忍不住摘抄出来,给大家分享一下:

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后,苏联政府派兵进去抢险,带了好些进口高科技设备。一台美国机器人被首先派到屋顶作业,五分钟后,就被辐射出故障;再换日本机器人上去,也只撑了五分钟,不支倒下。于是让苏联机器人上去,一干就是两小时,依旧生龙活虎。当地百姓都非常自豪,还是祖国强大,祖国的产品就是牛。谁知这时扩音器突然响起:‌‌“二等兵伊凡诺夫,再过两小时,你就可以下来休息,抽根烟了。‌‌”

这是作者采访时,当地居民说的一个笑话,但并不完全是笑话。那种把人当成牲畜使用的状态,在苏联时代,毫不稀奇。这种笑话,在欧美、日本,绝不可能出现;因为人类的想象力虽然无穷大,你可以想象自己变成一只甲虫,但如果要做到把这种想象完美无瑕地契入庸常的生活,或者可怕的黑暗,那一定需要才华,文明国家的人,打破脑袋,也想不出来这样的笑话。他们听到后,会像一个局外人那样轻松笑一笑;但对某些国家的人来说,却心领神会,心照不宣,感同身受,笑中带哭。

这是一本可怕的书,看了头皮会发麻,反正我只是断断续续看一点,否则,真会得抑郁症。

我们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有8条评论

  1. 你的文章有点道理。但是你肯定觉得有胸牌的医生比没有胸牌的技术高,所以你潜意识里,也是一个论资排辈的圈猪。

  2. 馬列邪教的特點之一,人和畜生機器同樣對待。這也是共匪痛恨人權這個概念的根本原因。

  3. ‘我感觉在这个国家,人都是被当牲畜来对待的。你有什么意见,丝毫不重要,你没得选,无论怎么样,你只能接受’

    你觉醒了!恭喜!

    中国共产党是自奴隶社会以后,一个把被统治者的权力剥夺得最彻底的统治者!

    在其他的国家,在以前的朝代,所有的皇帝,君主也未尝敢这么彻底的剥夺人民的土地的拥有权,生育权,自由迁徙权,工作权。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就更不用说了。

    只不过共产党洗脑太成功了。所以国内的民众都不明白这一点。以为一切权力都是恩赐的。

  4. 我们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最根本的问题就是:中国出了个共产党!

  5. 果然福岛和三里岛的辐射是健康的辐射,只有苏联和天朝的才是有危的辐射

  6. 匿名 :
    果然福岛和三里岛的辐射是健康的辐射,只有苏联和天朝的才是有危的辐射

    你说天朝辐射是在预言天朝的反应堆快出事了吗?

    福岛和三里岛的辐射计量和苏联根本就不在一个数量级。三里岛更是更是根本没有泄出外壳。想苏联这样把混凝土顶棚炸飞了堆芯完全外露还继续隐瞒事实让民众上街庆祝儿童节的变态政权世界上现在除其他共产主义政权之外好像还没有

  7. @匿名
    贵苏可是让民众在核辐射下庆祝儿童节的国家。辐射都有危害,但危害程度取决于暴露时间咯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