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社视角看十年前彭宇案

谢邀。

世间一切皆有代价。

政策:倡导见义勇为;
效果:民众维护法律积极性上升,治安增益+5%,公民意识+3%,维稳成本-5%;
成本:需激活“基层法务支持”政策,行政成本中法治成本+3%。

你嘬着牙花子想了半天,不乐意掏钱,花政策点,你仔细地翻了一遍政策树,发现角落里有个分叉:

政策:鼓吹见义勇为;
效果:民众维护法律积极性期限内上升,治安增益+3%,公民意识+1%,维稳成本-3%…

效果里好多东西,你懒得看,但你注意到这样一句话:

成本:需要“宣传机关”存在,无需政策点数。

哎呀我就知道有不花钱的,点了!

过了一会,系统提示:

你的民众在见义勇为的过程中产生了冲突,请选择对应政策:

政策:依法执法;
效果:“见义勇为”效果时效消失,转化为持续性buff,法律权威+3%;
成本:法治成本+3%。

政策:“各打五十大板”;
效果:“见义勇为”效果-50%,时效-50%,法律权威-5%;
成本:无。

额,合着绕不过去啊。
算了,先别花钱,各打五十大板吧,反正前面赚了点。

又过了一会,系统提示你:

buff“见义勇为”已结束,你的民众开始畏惧街头的违法犯罪行为,buff“袖手旁观”开始产生,社会治安-3%,维稳成本+2%。

wtf?
不行我得拉回来,大意了大意了,让我看看有啥选项哈…

政策:法律神圣;
效果:社会治安+5%,法律权威+5%,维稳成本-5%;
成本:法治成本+5%。

政策:公民的光荣与义务;
效果:移除buff“袖手旁观”,社会治安+3%,公民意识+2%;
成本:法治成本+1%,宣传成本+3%。

日了狗了怎么这么贵…
再看看再看看…
于是你发现了这货:

政策:鼓吹公职人员!
效果:公职人员短期内效率增加,社会治安+1%,维稳成本-2%;
成本:宣传成本+0.5%,国家信用-1%。

政策:谴责诈骗者!
效果:民众短期内不满度下降,buff“袖手旁观”效果-20%;
成本:宣传成本+0.5%,国家信用-1%。

于是你开始撒开膀子狂点这两项政策…

这说明了:

要么,这位玩家是个短视抠逼的新手;

要么,他的政策点实在不够…

毕竟,像“他”、“全国会议”、“控制货币”等其他政策树要花的点数可多多了…

P社视角看十年前彭宇案”有4条评论

  1. 美国记者林慕莲谈中国人对“六四”的集体失忆

    2017-06-16

    美国记者路易莎•林(Louisa Lim),中文名字叫林慕莲,曾作为英国BBC和美国公共广播电台记者,在中国工作十年。她著有《失忆人民共和国:重访天安门》一书。近日他应邀在旧金山华人纪念六四28周年的集会上发表演讲,指出;对六四保持沉默,那么六四就不是少数人作恶,而是所有的人都参与的恶行。

    林慕莲在演讲中首先介绍她写的书《失忆人民共和国:重访天安门》,她说“我书里写的,一个国家可以遗忘不到三十年前发生的一件事,自己亲自看到的一个事情。我写的是集体遗忘给一个人和一个群体什么样的代价,我还写了那些还记得住的人,他们为了记住六四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时间过得长代价可不是越来越低反而越来越高。”

    林慕莲曾拿着一张全世界公认的20世纪最重要的照片访问北京四所大学的一百名大学生,那就是89六四当天美国记者拍摄的王维林在北京长安街上档坦克的照片。她说:“我想知道在中国,年轻的中国人,他们还认得出来认不出来这张照片。一百个学生只有十五个学生能够看出来这是什么。那些认得出来的照片的,他们很紧张,他们说:我不能说这个,很敏感。其他八十五个人,他们有完全不同的反应,他们问我这是不是南韩?是不是科索沃?还有十九个学生问我这儿是不是阅兵?他们想不起来还有其他的可能,因为坦克不让上长安街。然后十五个能看出来的年轻人,他们有一个很普通的看法,他们认为政府的措施是必要的,如果共产党那个时候没有镇压,中国现在不可能在世界上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他们用最近三十年经济的快速发展来辩解当年的镇压。这种想法在大陆很主流,你们可以看出来中国共产党成功的删掉历史。”

    林慕莲还访问过成都的一位在六四失去儿子的母亲:“她的儿子被打死了,她想知道儿子是怎么死的,她开始上访,去北京去了五次,她被拘留,她被锁在铁笼子里,整整两年警察在她房子外边监视她。2006年政府给他七万元,这是第一次有人因为六四收到钱。可是他们不把这笔钱叫做赔偿,叫做‘艰苦劳动补贴金’。我问她:你有没有认识其他的人像你儿子一样死了?她就看着我跟我说:有这样的人我不会跟你说。这让我很惊讶,因为这个女人追求了这么多年真相,可她也不愿意说。所以我就觉得,这种失忆不是自上而下,是大家已经默认的失忆的行为。”

    中国人的失忆,来自信息的封锁,更多的是来自于恐惧。林慕莲表示:作为在中国工作的外国记者,她也时常处于恐惧之中。她说:“2009年,他们用新的方法来控制外国记者:如果你六四的时候要去天安门,你应该有一个特别的天安门广场记者证。那一年他们又用便衣警察来控制西方的记者。我给你看,这个是英国广播公司的记者,他每次说话,便衣警察就用雨伞挡住他。再过了五年,到2014年,警察就去外国记者的办公室,威胁他们,说如果你们去天安门广场报道,后果自负。通过这样的手段他们想减少国外媒体报道六四。所以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公开报道六四就等于挑战共产党的历史。”

    如今六四过去28年了,中国人仍处于集体失忆中。其实许多中国人并不是不知道六四,他们只是对六四保持沉默。林慕莲说:“我想用崔卫平写的话,她在北京是一位教授,2009年她写道:我们对于六四保持沉默,实际上是参与了隐瞒这种罪行,如此做法已经使得我们每一个人对于这件事情有一定的责任。情况都是这样,那么六四就不是少数人作恶,而是我们所有的人都参与的恶行。”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