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自由,与自由的界限:以及反穆运动

吴向宏

620397d4gy1fdiozimhvzj20hs0a0jug

题图照片是否让你感到不安?这是两位戴头巾的穆斯林吗?不!这是两位追随耶稣的女性(剧照)
​​

这几天我忙成狗。还要抽空在微博上打字,实在了无生趣可言。但是,看到中文知识圈在汹涌的反穆浪潮面前迅速去理性化,连一贯以理性温和自居、浓眉大眼的 @黄章晋 也沦陷了。。。如果我再不站出来说几句话,将来这股力量被调动起来,回头对付基督徒时,就没有人为我说话了。毕竟,中国人民驱逐基督教会、相信教堂收养儿童是为了挖童男女的眼睛做药的历史,比他们拼命反穆、一口一个“穆畜”、“绿猪”的历史,还要悠久强劲得多。今天丑化穆斯林那些言论,将来用在基督徒身上,都不需要大的修改,就能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穆斯林只是发起了一些恐怖袭击,杀了几千人。而一百年以来,杀人最多的那几场世界大战,都是基督徒干的!你敢说你是爱好和平的基督徒?哼!

另一个想法是,长痛不如短痛。与其天天在网上与人纠缠,不如这篇文章写好后,将来转贴链接就可以了。省下时间,还是去干正事。极端分子从来不是文字能说服的。

今天我不想再辩驳穆斯林是否都是恐怖分子、温和穆斯林是否存在、一小撮人拼命生孩子是否就能统治世界等毫无意义的肤浅言论了。我们来正经讨论一些有深度的问题:

强制穆斯林女性佩戴Hajib(穆斯林头巾)等宗教服饰、甚至对穆斯林女性行割礼,是否违背自由原则?

宗教自由的边界在哪里?

一个强制女性信徒佩戴头巾、甚至行割礼的宗教,是否邪教?是否必须被全盘毁灭?

* * * * *

中国现在的知识圈,它的中坚力量,都是受无神论教育出来的。虽然后来接触过宗教,但本质上都是科学主义者,对宗教是从心理厌恶反感的。

一旦涉及到宗教问题,他们的理性很容易被感情替代,所谓自由、民主的信仰,都可以扔进爪哇国。

所以,中国的知识圈,对政府腹诽的时候多,但是在剿灭轮子功这一点上,和政府是基本立场一致的。

所以,中国现在的知识圈,百分之七八十,对上述问题的回答都是:这他妈就是一个邪教嘛!不灭不足以平天下!

所以反穆运动能够风起云涌,很快赢得大多数自居为热爱理性、信仰自由的中国知识圈的支持。

* * * * *

大家经常说:言论自由,首先就是容忍傻逼言论的自由。因为一个人眼里的傻逼言论,在别人眼里可能并不是傻逼。何况,没有任何傻逼会觉得自己说的话是傻逼。

同样的,宗教自由,首先就是容忍邪教的自由。也因为一些人眼里的邪教,在别人眼里就是正道。何况,没有任何邪教会觉得自己是邪教。

这就应该包括:依据教义,摧残甚至毁灭教徒自己肉体的自由。

假设有人成立一个切鸡鸡教,信徒入教必须切鸡鸡,只有这样才能死后上天堂,否则就会下地狱永受烈火煎熬之苦。这个切鸡鸡教是邪教吗?我认为是。它有存在的自由吗?我当然认为它有。人家愿意切自己的鸡鸡,干你鸟事?

女性包黑巾行割礼,这是对女性的摧残吗?我认为当然是。不但是对女性的摧残,也同时是对男性的摧残,是对男性的强制禁欲。但是,如果一帮信徒愿意这样摧残自己,相信死后可以上天堂,那么干你鸟事?

和尚不吃肉,不近女色,是不是摧残自己的身体?你是不是认为应该强迫所有和尚开荤嫖妓,才符合你们对自由民主世界的定义啊?不赞成强迫和尚开荤嫖妓的,就是白左,圣母癌?

我就不说天主教过去自己抽自己皮鞭的那种变态修行了。

* * * * *

但是,这种宗教自由有没有界限?当然有,那就是宗教自虐者应当是有自主意识的,而且有自由选择的。

两句话:他(她)入教的时候是否成年?入教后能否脱教?

原教旨伊斯兰教派的问题不是让穆斯林女性包头巾,而是让这些女性没有选择不做穆斯林的自由。

不是让穆斯林女性行割礼,而是让这些女性没有选择不做穆斯林的自由。

让女人裹小脚是反人类的罪行,不是因为裹小脚本身,而是因为这必须从儿童时期做才有成效,而儿童是没有自主选择能力的。如果你一个成年女人愿意裹小脚、甚至自己把脚切小了,我闲的没事才去阻挡你啊(别说,真有这样一些主动截肢的人,所谓截肢狂)?

所以你批割礼,包头巾。。。。有病啊?不要说有些行为,比如包头巾,不一定就是不对的。就算不对,人家愿意关你屁事啊。

反过来,就算一个宗教是非常人性化、进了这个宗教没有任何行为限制,反而有许多升官发财的机会——但是这个教从幼儿园阶段就给你洗脑他的教义,而且严惩叛教分子——这个宗教是符合你心目中对自由的定义吗?

你就那么喜欢后面这个教,不喜欢前面哪个激进伊斯兰?其实两者在破坏自由上面,不是完全一样的吗?

所以,应该反对的是一切破坏宗教自由——包括不信仰的自由——的普遍行为,而不是去反对某个特定的宗教仪式行为。

哪怕这些仪式行为本身是非常傻逼的。

* * * * *

所以问题根本不在于教义,不在于仪式,不在于伊斯兰或非伊斯兰,或道教佛教基督教还是任何其他主义。

凡是剥夺人们信仰自由的行为,都必须反对。

但反对的应当恰恰就是剥夺信仰自由这个行为本身,而不是背后的某种信仰。

不能因为某种信仰剥夺了信仰自由,我们就去剥夺这个信仰,因为那样,我们自己就成了信仰自由的剥夺者。

你说:如果某种信仰必然推出剥夺信仰自由的行为,怎么办?答案还是:坚持反对这个行为,而不是信仰。

就像一个人,天生杀人狂,怎么办?你要阻止的还是他的杀人行为,而不是去消灭他的杀人念头(后者除了杀了他,别无他法)。

要相信逻辑:如果一个信仰必然导致的行为被彻底禁止,那么这个信仰本身也就必然无法持续存在了。

如果杀人狂被剥夺了杀人的能力,杀人狂也就不存在了。

* * * * *

本来已经扯淡完了,但是意犹未尽补充一句:

一个宗教有没有诅咒非信徒下火狱、认为非信徒都活该死绝的自由?

答案还是:有,但是,这个自由的边界,限于不伤及他人自由——也就是说,一旦这个宗教及其教徒试图把这种教义观念付诸行动,他们就越界了。

其实,许多宗教都是有类似教义的,包括基督教。没有这样的教义,拿什么吸引信徒捐款啊!

包括一贯和平的佛教,还不是诅咒你们这些肉食动物来世都要变成猪、被吃掉的啊!(此处庸俗化了一下佛教教义,请教友们原谅)

许多中国人内心还不曾是暗暗希望世界上其他人都死绝,我们一个民族统治地球的么。

还是那句话:谁没有罪的,先拿石头起来打她吧。

幸亏耶稣说这句话是在以色列,如果在今天的中国,估计那个女人就被石头打死了。

宗教自由,与自由的界限:以及反穆运动”有27条评论

  1. “幸亏耶稣说这句话是在以色列,如果在今天的中国,估计那个女人就被石头打死了。”
    作者太了解中国人的民族性了。
    如果是中国人,只要有上边的一句命令,下边就真动手了,至少U型锁已把头盖骨敲碎了…
    主席要炮打黑司令部,下边红卫兵就红八月公开动用红色恐怖杀人咯…

    历史上,基督教(含天主教和新教)、犹太教、伊斯兰教都是同源的,就是说,在源头上是来自同一宗教的,教义也多有重合之处,历史上基督教走极端的杀人案例不照伊斯兰教少,而且只能比基督教要多,也要更加血腥。还有呢,历史上伊斯兰文明有过曾比基督教文明更辉煌的时期,无论科学昌明还是文化进步都曾比中世纪基督教更进步,否认这些是无视历史的表现。差别在于近现代历史上基督教进行过大规模宗教改革,而伊斯兰教没进行过类似大规模宗改。还有近现代以来伊基冲突,都声称唯有自己的宗教教义才是唯一的神的真音,结果极端伊斯兰教教义派拿起AK步枪大量制造恐怖事件,于是在众多人眼里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成了恐怖主义的同义词。但事实并不是全如此,大多数穆斯林是世俗的、温和的信徒,伊斯兰文明成就也不容否定。而且未来世界里伊斯兰文明一定会占有一席之地,伊斯兰世界的复兴也必然指日可待。同样,佛教历史上的走极端而去消除异端的暴力血腥历史也是不容否认的,就像基督教曾经的大屠杀、大毁灭一样,基督教曾焚书砸古迹烧死异教徒,佛教在历史上也干过这种极端的缺德事,跟现在伊斯兰教的极端暴力没什么两样,即便现在缅甸也还佛教徒拍害信伊斯兰的罗兴亚人。印度教也是暴力杀戮的,跟共产主义邪教一样很暴力,现印度总理就曾是指挥印度教教徒进行大屠杀的领袖人物。由于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都出自相同来源,所以圣经和古兰经高度重合的教义很多,圣贤先知也多有重合,三个宗教在历史上都有过戴头巾的历史,只不过戴的头巾略有区别罢了,实际上只是近现代以来基督教女人才不戴头巾了。中国的非理性反伊斯兰教纯属中国的爱国圂圊,即五毛群体反复煽动的结果,用的理论是法西斯主义的谎言说上一千遍自然变为真理的战法,他们派人反复在各大论坛和社交网站留言发文,“抹绿”伊斯兰教,把事实夸大,惹得众人对伊斯兰教反感,他们跟西方反穆团体和极右团结暗中勾结,把网路上所有反穆极右谣言反复唠叨,于是这些不实谎言变为了“真理”,情绪化夸张成了事实,谁说五毛圂圊是极左了?他们是右啊,极右才对啊。就跟毛主席貌似极左实则极右一样,小小中国圂圊们都是右右,也是幼幼,即长者口中的拿义务啊,都图样图信破啊,他们极具能量,反复唠叨,直唠叨到任何谎言都变成了颠扑不破的真理。

  2. 如果把人的认知能力给量化,范围区间0~100。那么我认为认知能力达到及格60的标准就是能看出伊斯兰是人类毒瘤。
    对于那些认识过低的人来说,你去看看综艺节目,玩玩手机游戏就好了,没有必要用大脑思考,更没有必要把思考的东西写下来。

    1. 说得好 为YSL辩解的 要么是智商有问题认知有限 要么故意为之 不用理会这种 和他们纠结 无异于鸡同鸭讲

  3. 匿名 :如果把人的认知能力给量化,范围区间0~100。那么我认为认知能力达到及格60的标准就是能看出伊斯兰是人类毒瘤。对于那些认识过低的人来说,你去看看综艺节目,玩玩手机游戏就好了,没有必要用大脑思考,更没有必要把思考的东西写下来。

    如果伊斯兰教是人类毒瘤的话,那基督教更是人类毒瘤,以及从基督教脱胎而出的共产红教更是祸害人类至深的毒瘤。
    事实是,基督教或伊斯兰教的极端教派,共产主义极端教派,比如要将革命无限继续下去的史达林毛泽东和波尔波特等人才是毒瘤,其他进步的社会主义人士都可以探讨,温和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宗教人士都可信赖。

    认知不到这些,你的大脑只能是猪脑,那你只配永久在猪圈里拱槽吃食

  4. 匿名 :

    匿名 :如果把人的认知能力给量化,范围区间0~100。那么我认为认知能力达到及格60的标准就是能看出伊斯兰是人类毒瘤。对于那些认识过低的人来说,你去看看综艺节目,玩玩手机游戏就好了,没有必要用大脑思考,更没有必要把思考的东西写下来。
    如果伊斯兰教是人类毒瘤的话,那基督教更是人类毒瘤,以及从基督教脱胎而出的共产红教更是祸害人类至深的毒瘤。
    事实是,基督教或伊斯兰教的极端教派,共产主义极端教派,比如要将革命无限继续下去的史达林毛泽东和波尔波特等人才是毒瘤,其他进步的社会主义人士都可以探讨,温和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宗教人士都可信赖。
    认知不到这些,你的大脑只能是猪脑,那你只配永久在猪圈里拱槽吃食

    就是,从犹太教义产生的四个分支犹太、基督穆斯林、共产主义都是人类毒瘤。

  5. 匿名 :如果把人的认知能力给量化,范围区间0~100。那么我认为认知能力达到及格60的标准就是能看出伊斯兰是人类毒瘤。

    谁能给别人的智商遽下定论,唯有贵国无脑粪青才喜欢用科学社会主义来解读别人智商是否及格,你国曾经以手上是否长满老茧作为上大学的依据,你国毛主席曾科学论断脚踩牛屎的贫下中农比知识份子更干净!这就是你国脑残透顶的惯性思维,还所谓科学思维呢。就像最近你国的卫计委领袖曾科学宣言:中国未来一百年不缺人不缺劳力!这个,跟美利坚国的那个环保部长口口声称:二氧化碳不是全球气候变暖的主因,跟这个二逼一样无知,谁能够宣称和预言未来百年的缺乏或丰盈?连耶稣都做不到,但你国神人就是坚信这个,谁能够推翻科学家用种种试验和数据累计得出的气候变暖主因的定论,唯有傻逼才能做得到!你国二逼领袖和美国二逼政客,都是脑残的代表,你断然下定论对宗教认知的智商指数,正表明了你是个非常愚蠢无知的白痴二货。没人能全能地预知未来,没人能轻易否掉科学试验所得出的结论,也没人能把自己对历史的无知谬论强加给明理的他人。猪食只配给猪脑子吃,不能强塞给人脑来吃。对伊斯兰的偏见只适合给猪国人吃,不具备全球普食性。

  6. 先要纠正一个误区,那就是把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等同看待。
    据我所了解这两个宗教有着天壤之别。这不是危言耸听。基督教从根本上是政教分离的,耶稣说过“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我的王国必不在世间,那会引发战争与厮杀”。基督教是人们的信仰世界,是纯粹精神的寄托。新约中并没有具体规定出教徒的行为准则,所以基督教教义从根本上没有任何法律指导性。基督教讲求宽恕,无论人犯了多么严重的罪恶,只要向上帝忏悔,上帝都会宽恕他的罪恶。但是只是上帝会宽恕,该执行死刑的还是要执行,死后罪犯灵魂会得到宽恕。历史上只有东罗马帝国是政教合一的基督教国家,梵蒂冈基本不算是通常意义上的国家。虽然曾有过恶名昭彰的宗教审判,但那也是神职人员野心膨胀的结果。经过宗教改革,现在的教皇基本上算慈善大使了。
    伊斯兰教则完全不同,可兰经中具体规定了各种社会准则,基本上可兰经可以看作是一部法律。以至于许多伊斯兰教国家直接实行可兰经的法律(Sharia)。所以伊斯兰教不能简单的看作一种宗教,应当看作是一种政治运动。穆斯林的终极目标就是建立伊斯兰国家。你说他是宗教不如说他是一个政党更恰当。伊斯兰教许多严酷的和带有明显性别歧视的律法和文明国家的法律都有抵触。比如伊斯兰教徒的子女必须信奉伊斯兰教,信其他宗教就是叛教-死刑。这明显违反我国的宗教信仰自由。还有光荣谋杀,触犯刑法。一夫多妻触犯婚姻法。这样明显违法的宗教竟然在全世界横行。sharia法是根据公元6世纪的情况制定的,拿到现在来让你遵守你不发飙才怪。还有各种心怀不轨的阿訇,你问他“我同学过生日,我能一起去唱卡拉OK吗?”他会说可兰经里没有说你可以这样,所以你不能去。再问他“那为什么昨天我看见你和别人一起去KTV?”他会说可兰经里没有说我不能这样。有个这样的法律天天来约束你,结果请自行脑补吧。如果有个“热爱和平”宗教要把国家的宪法改成他们宗教的家法,你觉得他们温不温和有什么区别吗?

  7. 政教合一,准入不准退,,退教要杀头,面对这种组织,谈宗教自由,就是放纵杀人和被杀

  8. 一个教义上明确写着对异教徒撒谎无罪的宗教,留着干嘛?

  9. 穆斯林太极端,视生命为无物,反自由精神,不管是isis或是恐怖袭击,其参与者都是穆斯林信徒,必须给予其打击。

  10. 等到切雞雞教拿著刀子來切作者全家的雞雞,腦殘作者就明白宗教的底線是什麼了。

  11. 文中观点太过偏激,也明显对伊斯兰,基督教只了解皮毛,就做这样的定论

  12. 圈猪就是以为世界都可以玩五万年蛮荒时代,却不知道现代社会已经容不下猪和驴子

  13. 匿名 :
    先要纠正一个误区,那就是把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等同看待。
    据我所了解这两个宗教有着天壤之别。这不是危言耸听。基督教从根本上是政教分离的,耶稣说过“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我的王国必不在世间,那会引发战争与厮杀”。基督教是人们的信仰世界,是纯粹精神的寄托。新约中并没有具体规定出教徒的行为准则,所以基督教教义从根本上没有任何法律指导性。基督教讲求宽恕,无论人犯了多么严重的罪恶,只要向上帝忏悔,上帝都会宽恕他的罪恶。但是只是上帝会宽恕,该执行死刑的还是要执行,死后罪犯灵魂会得到宽恕。历史上只有东罗马帝国是政教合一的基督教国家,梵蒂冈基本不算是通常意义上的国家。虽然曾有过恶名昭彰的宗教审判,但那也是神职人员野心膨胀的结果。经过宗教改革,现在的教皇基本上算慈善大使了。
    伊斯兰教则完全不同,可兰经中具体规定了各种社会准则,基本上可兰经可以看作是一部法律。以至于许多伊斯兰教国家直接实行可兰经的法律(Sharia)。所以伊斯兰教不能简单的看作一种宗教,应当看作是一种政治运动。穆斯林的终极目标就是建立伊斯兰国家。你说他是宗教不如说他是一个政党更恰当。伊斯兰教许多严酷的和带有明显性别歧视的律法和文明国家的法律都有抵触。比如伊斯兰教徒的子女必须信奉伊斯兰教,信其他宗教就是叛教-死刑。这明显违反我国的宗教信仰自由。还有光荣谋杀,触犯刑法。一夫多妻触犯婚姻法。这样明显违法的宗教竟然在全世界横行。sharia法是根据公元6世纪的情况制定的,拿到现在来让你遵守你不发飙才怪。还有各种心怀不轨的阿訇,你问他“我同学过生日,我能一起去唱卡拉OK吗?”他会说可兰经里没有说你可以这样,所以你不能去。再问他“那为什么昨天我看见你和别人一起去KTV?”他会说可兰经里没有说我不能这样。有个这样的法律天天来约束你,结果请自行脑补吧。如果有个“热爱和平”宗教要把国家的宪法改成他们宗教的家法,你觉得他们温不温和有什么区别吗?

    有理有据,有知识含量。好!

  14. 基督教有广义和狭义的不同。广义基督教包括了天主教、东正教和新教,狭义基督教单指新教。历史上天主教和东正教是“政教合一”的,但这种做法不符合“圣经”,所以才有后来“宗教改革”的“归正”即新教的纠正而回归“政教分离”。代表的新教国家有英国,最代表性的现代基督教文明国家是美国。美国有大量草根的新教基督徒但同时却以宪法实行“政教分离”。俄国是一个东正教背景国家即广义基督教国家,但东正教教义所含有的内容成就了历史上俄国对中国等国家民族的侵略以及成为苏联的重要原因,也是如今俄国继续成为世界和平威胁的原因—东正教的教义之一,是俄国人认为他们是“上帝的选民,是拯救人类的民族”,所以和他们后来引以为豪的侵略扩张和实现共产主义思想上是一脉相承的。有人认为”伊斯兰文明“怎么样好,你们可以参照今天的杜拜金碧辉煌纸醉金迷,就可以明白所谓伊斯兰文明的实质不过是利用别人的成果而不可能创造文明。人类真正的进入现代文明”人权平等民主自由“,是从”宗教改革“后的新教归正之后,很多人投奔美国,只是像向往杜拜那样表面的浮华,却根本不明白美国内在的新教基督教文明。

  15. 与基督教相比,伊斯兰教根本的问题是不可能“宗教改革”,因为基督教“宗教改革”的根据在“圣经”,而伊斯兰教不可能“宗教改革”的根据在它们的“古兰经”。

    伊斯兰教存在所谓“温和派回教徒”,这种温和教徒你也可以说他们是“不信古兰经”的教徒,因为成为伊斯兰教徒不需要读古兰经或者说不需要信安拉,只要爸爸妈妈生出他来他就是伊斯兰教徒。

    按照大陆人理解的话说,伊斯兰教徒是“自来绿”,和“红五类”一样。

  16. “毕竟,穆斯林只是发起了一些恐怖袭击,杀了几千人。而一百年以来,杀人最多的那几场世界大战,都是基督徒干的!”

    请问,以宗教名义的伊斯兰对平民的恐怖袭击,与国家之间的战争而非宗教原因的战争能等同混淆吗?

  17. 写这种东西给某教洗地还不如不写,没有信服力不说,还显得作者浅薄无知,讲些自己不了解的事,

  18. 还只是一些恐怖袭击,丫以为大家都不看历史的吗?烂那柯寺毁于恐怖袭击?怛罗斯战役是恐怖袭击?摩尔人是靠恐怖袭击侵略西班牙的?要不是高仙芝将军浴血奋战,像作者这样伪装成基督徒的温和穆畜就要爬到我们头上拉屎撒尿!还去理性,不需要理性,人类和穆畜是势不两立不共戴天你死我亡的关系,穆畜必须死,你丫挺的听到了吗,穆!畜!!必!!!须!!!!死!!!!!

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