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扑:其实很多人没意识到,孩子已经是个奢侈品了

这两天看好多讨论孩子的帖子,小学老师,丁克等等。对于其中的一些观点和言论,很多的JR义愤填膺,但是一个现实就是,在社会达尔文主义盛行的中国,孩子很多时候已经是一个奢侈品了。

对于男性来说,孩子首先意味着大笔的经济支出,从婚恋,到生养,到之后的教育投资,这其中的每一项都是严重资本化的,获得与金钱投入有极大的关系。也就是说,如果想让自己的孩子有个良好的基因,健康的成长环境,优质的教育,需要很多的钱。如果这些投入不到位,在社会阶层高度固化的今天,想靠孩子自身的努力活得有尊严实在是太难了。

而对于女性来说,孩子的成本就更高昂了。生了孩子,首先就意味着青春和美貌的丧失,并且还代表着她在未来人[……]

继续阅读

鲁主任被抓了

@老编辑不上班

全体媒体人应该有种班主任被抓的感觉。

鲁主任,首先讲,肯定是个能吏。

媒体里面举头三尺有主编,主编上面举头三尺是鲁主任。鲁主任是中国互联网的主编,外媒说的中国互联网的沙皇。

有鲁主任在,任谁谁都不敢懈怠。导向出了问题自不必说,记者的姿势水平迟迟不提高,鲁主任也很着急,鼓励他门户网站要加强原创,和西方的同行们比一比。

鲁主任2013年履新的时候,我们的互联网监管还没有今天这么体系化、制度化、责任化。互联网上群魔乱舞,主旋律传唱不起来。新官上任三把化,鲁主任开了个大V座谈会,很多人已经嗅到了风向变化,没有去参会,或者去参会了只愿意在下面鼓掌。薛蛮子老师[……]

继续阅读

债灾来袭?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涨至4%

本月曾突破过4%

11月13日,10年期国债期货大跌0.67%,5年期国债收益率盘中突破4%,10年期国债收益率窜升至3.98%;11月14日,10年期国债收益率突破4%关口,债市步入严冬时期。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近期债市已被市场恐慌情绪主导,走势已经脱离了基本面。11月15日,在经济数据公布后,10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势才稍现好转。然而,对于债市后期走势,市场仍存分歧。

预期仍存分歧

对于债市后期的走势,目前市场预期仍然分化。

在公开市场“削峰填谷”的操作之下,市场仍然看不到资金面松动的信号。进入11月份,公开市场净投放量虽然有所放大,但在10月份财政存款超预期大增[……]

继续阅读

阑夕:摆在那里是正能量 举起来就是负能量

经过社交网络的议论,大兴火灾的悄无声息,和北方农村的禁煤封炉,分别是从城市边缘和田野深处把盛世底下的不堪重新翻了出来,歌舞升平的宏大叙事在平日里并不会给它们留下多少空间,正如计划在执行的阶段只需要尽可能的覆盖意外以求尽快达到目标。

信奉集中制度的国家总会自身高估驾驭社会的程度,其信念周期则在秩序崩溃和经济复苏之间相互轮替,惨痛教训的印记注定会被新的崛起理想取而代之,然后造就永无止境的阶级矛盾。

城里人抱怨外地人挤占资源,可是一切的服务生产都取决于后者的流动增长,吃着碗里的热腾饭菜,实在不应叫骂掂勺执锅的厨子。

外地人觉得城里人没啥了不起就知道狗眼看人低,可是事实上成为城里人就[……]

继续阅读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楼塌了

汐颜微谈

睡不着,听古典音乐,窗外仍在下雨,空调主机的杂音断断续续。今晚朋友圈被网信办鲁姓主任落马的新闻刷屏,网友纷纷喜大普奔,击节相庆,虽然好友评论说:对他们这种下马,我从不鼓掌欢呼。因为他们不是死于F治,而只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抓了鲁炜,还有张炜。可以肯定的是,封号不会停止,删帖仍将继续。

但我今晚还是很开心。我没想那些删掉的帖封过的号还可以要回来,因为文字,在我写下来的时候已经完成了它们的使命。我甚至在这个时候倒了一杯酒,很不厚道的幸灾乐祸了一把。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是看过孔尚任的剧本《桃花扇》里末段最喜欢的一句。今晚此刻我更是感叹:国家兴[……]

继续阅读

《纽约时报》涉华书籍遭延迟出版,澳大利亚人担忧中国影响力

澳大利亚悉尼——这本书已经被作为一种惊天内幕大揭露来宣传,叙述了中国影响力如何渗入澳大利亚政界与媒体最高层。但是,上架几个月之前,出版社以担心诉讼为由推迟了它的发行。

本月,《无声的侵略——中国如何将澳大利亚变成傀儡国家》(Silent Invasion: How China Is Turning Australia into a Puppet State)一书推迟发行的决定令举国哗然,澳大利亚对中国的经济依赖日益增长,然而又担心落入这个崛起的亚洲超级大国的政治控制,此事正揭示出两种心态的日趋对立。

批评人士把此事同今年一些欧洲知名学术出版社做出的决定相提并论,后者向中国读者屏蔽了[……]

继续阅读

《纽约时报》多家中国区应用商店下架Skype

上海——最后一批在中国可用的国外开发的在线交流工具之一看来与中国政府的政策发生了冲突。

互联网电话和短信服务Skype从包括苹果(Apple)中国区应用商店在内的几个国内应用下载网站上消失已经快一个月了。

“我们已接到公安部的通知,几款在互联网协议之上提供语音服务的应用不符合当地法律。因此,这些应用软件已从中国区应用商店下架。”苹果公司的一名发言人周二在用电子邮件发来的声明中回答关于Skype从应用软件商店中消失的问题时说。“这些应用软件仍可在其他使用它们的市场上获得。”

这次下架引起了中国互联网用户接二连三的抱怨,他们说无法再通过苹果来支付Skype的服务。用户说,中断是1[……]

继续阅读

蘋果公司:應中國公安部門要求,Skype等通信軟件中國區下架

蘋果公司宣布,從中國軟件店內把若干應用軟件下架,受影響的包括Skype與微軟的互聯網電話軟件,因為中國官方指有關軟件違反當地法例。

蘋果發言人指出,根據中國公安部門通知,一些互聯網語音通話軟件未有符合當地法規,因此已從中國軟件唐移除有關程式。

較早時,《紐約時報》報道,有中國網民投訴,沒法下載Skype。

微軟沒有回應查詢。

RFI:网络沙皇鲁炜出事了 网民奔走相告

鲁炜也被抓了,这是许多网民没有想到的,因为他是中国网络一号把门人,号称网络沙皇,中国七八亿网民,能被派去把这个大门的,似乎非他莫属。他可以对外国媒体信誓旦旦地说“我们没有关过境外的任何一家网站”。在网络时代,说删就删,说屏蔽就屏蔽,他看起来极有权势,旭日东升的样子,突然落马了,得到了一个19大以来第一位落马正部级高官的名号。

官媒的新闻只有一句话,“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鲁炜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大家都习惯了,这就是抓起来审查的意思,至于“罪行”过几天才会公布。

鲁炜也倒了,没有听说网民有一丝的惋惜,没有屏蔽的网络上倒是能见到“你也玩完了“一类稍微有点恶毒的讥讽![……]

继续阅读

中国国航无限期暂停北京飞平壤航班

在美国再次将朝鲜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并祭出新制裁之际,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简称国航)以需求不足为由,无限期暂停往返北京及平壤的航班。

美联社21日报导,中国国航新闻中心的张姓员工表示,国航在停航前最后一班往返平壤与北京的航班已在周一出发,暂未知航班的恢复日期;并表示暂停该航班是因为需求不足,导致业绩不佳。

在中共外交部2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到“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似乎停止了往来平壤的航班,并暂时关闭了在朝办事处,该办事处的中方员工也将回国。国航这一举措是否代表中国政府对朝政策?”

外交部发言人称,没有听说,但“即便有这样的情况,航空公司都是根据他们对运营情况和市场情[……]

继续阅读

利用超模进行反党,这是一大发明

@renfanzi

了解了一下奚梦瑶维秘事件,意识到这是一起重大政治事故,因为别有用心的外媒会这样报道:“Xi has fallen”。马勒戈壁,竟然利用超模反党,太猖狂了。

奚梦瑶,她爸妈取这名字的时候就准备反党了,总书记的中国梦明明触手可及,哪里遥遥无期了?!

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炜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

中新网11月21日电: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中央网信办首任主任鲁炜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张七公子HBU:在我知道的正部级机构中,网 信办是成立最晚,官僚化速度最快的机构。它从来没有过朝气蓬勃的时候,直接进入了颟顸老朽的阶段。以删代管,以管代导,视重要讲话精神如无物。以收买大V为能事乐事,用娱乐化代替讲政治,用精英路线代替群众路线。不学无术,简单粗暴,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 ​

皇帝把京城内外四品以上官员全部换成自己人,并且牢牢控制九门提[……]

继续阅读

美国之音:金正恩未见习近平特使 中朝核分歧依旧?

@rongjian1957
中共中联部长宋涛作为习总书记特使,此次带着礼物赴朝,主要就是觐见三胖,连住了五天,三胖愣是不见,这是打脸,打的可不是特使的脸!这口气咽得下吗?三胖如此任性,就是不尿老大,不尿也就罢了,非让宋特使呆在使馆五天,大国特使被如此羞辱,历代历朝罕见吧!这是绥靖外交的苦果,吃不下也得吃了!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特使结束了四天平壤之行返回北京。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看来没有会见这位北京特使,被认为有意怠慢,凸显中朝在朝核问题上的严重分歧在美国总统川普高调访华后仍然没有缓解。习近平对金正恩还有多少影响力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焦点。

作为习近平特使出访朝鲜的中联部部长宋涛周一晚间乘[……]

继续阅读

小宽:草根网红餐厅简史

1 | 前网红餐厅的草莽时代

2003 年的时候,北京坊间并无“网红餐厅”的概念,有的是“牛逼餐厅”,当年的互联网江湖上流传着“北京最牛逼的五大餐厅”,名列其中的包括:新红资、紫藤庐、东华门 95 号四合院、后海老白酒吧、羊房胡同 11 号的厉家菜。现在风流早已经雨打风吹去,只留下传说,以及一地鸡毛。

我第一次去羊房胡同 11 号的厉家菜是以采访之名,当年厉善麟老爷子身体还硬朗,小院不大,最开始只接待一桌,后来变成接待 3 桌。老爷子很善谈,从桌子上拿起一本相册,相册上都是来过小院的各国元首,名流显贵,老爷子不用眼瞧,已然默记下相册每一页的人物——“这是西门子的总裁,这是微软的副总[……]

继续阅读